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狗情  

2017-01-17 14:4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狗情


一枕黄粱 

 


天幕像黑锅扣着大地,寒风在屋外各个角落肆虐、呼啸、回旋、狂窜,时而发出刺耳的呜鸣声。后半夜,朦胧中仿佛听到有轻微的撞门声,却又被风声湮没。迷糊中我又进入了梦乡。

清晨,一开门,眼前的一幕让我目瞪口呆,只是不由自主地喊着:“啊! 啊!啊!”

家中的一条母狗——“黑龙”,直挺挺地瘫在门口,只见它呲着牙齿,紧紧咬住半截舌头。用手一摸,硬邦邦的,身子早已经冰凉。

过后知道,昨晚有人毒狗,许多人家的狗,连毛也没留下就拖走了。我愤怒,可知“黑龙”还刚产下一窝小狗崽啊!

也许是产期的“黑龙”晚上确实饿了,才误服了毒饵;也许它服下药饵后感觉难受,不幸将要降临,咬住了舌头;也许是想到自己嗷嗷待哺的孩子正在等着它去喂奶;也许它回家希望求我相助;所以它忍着剧痛跌跌撞撞回到家……在寒风中,它撞不开门,便带着无尽的凄苦,挣扎着死去!我一阵辛酸,流下了眼泪:下毒人可恶!比狗恶毒!

“黑龙”已经跟随我十多年了,子孙已经上百,后代也多数被糟蹋,同龄的伙伴早已经尸骨全无,就“黑龙”它老人家健在。可它今天还是让人害了——丢下了三只没开眼的小狗崽,带着无限的眷恋走了,尸体留在自家门口!

食客们都喜欢老狗特有的肉香味,总愿出大价钱买,我都不肯卖,纳闷啊!难道这不是一条命吗?何况狗的情义那么深厚,不管主人是贫穷、是富裕,狗永远是你忠实的朋友!怎么下得了手?这回它还是被害死了。

我趁着没人看见,含泪将“黑龙” 用白布包扎、安葬。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人狗不了情:

“黑龙”能辨析摩托车的声波的强弱,每当我回家,它总是第一个前来迎接,摆动着尾巴引我回家;家人在邻居家唠嗑,“黑龙”摇着尾巴,用嘴碰碰我的腿,一步一回头,带领我去寻找;“黑龙”生孩子,别人不准靠拢,就我可以查看它狗崽的雌雄;“黑龙”见到了我一年才回家一趟的儿子,会在他面前欢蹦乱跳,不时地舞动尾巴,纵身跃起,将前肢趴在儿子胸前。人有这么亲热吗?我愤怒,却无处发泄!

安葬完“黑龙”,我赶紧跑到狗窝,一看:三只嗷嗷待哺,没有开眼的小狗崽早已叫唤得有气无力,它们已经经历了四、五个小时滚爬、寻找、嗷叫,全然不知养育它们的母亲已经毒死了,尸体就躺在离它们的一步之遥。寒冷逼使它们反复寻找母亲的怀抱,却浑然不知母亲永远不会回来了。

筋疲力尽的三只狗崽只得互相绻缩在一块。由于极度饥饿,腹部不时地起伏,小嘴巴互相舔抵、吸允着同伴的耳朵,嘴边露出鲜红的舌尖,发出细微、断续的吱叫,求生本能致使它们不断吸允、低鸣、吱叫!

我连忙抱起三只半根筷子长的小狗崽,放进旧棉袄。

天色还是那么阴沉,寒风还在呜呜作响,气温已降至0下,没开眼的狗崽毫无目的地抓爬,像是在寻找什么,显然饥饿在威胁着它们!

旁人说,小狗太小了,还不会吃食物,养不活了啊!没奶怎么活啊,扔了吧!

看着它们无助的模样,怜悯之心油然而生,怎能丢得下手?得想办法将它们救活。是三条小命啊!这与人命有区别吗?怎么办呢?

我用手指碰碰小狗嘴唇,小狗居然斜着头张口拼命吸允,于是赶紧跑出去,东家长、西家短去借来小孩用的奶瓶。回家用糖水一喂,发现小狗居然会吸,只是奶瓶嘴太大,小狗张不开嘴。

我急速开动摩托,驱车前去买了新奶瓶与加钙婴儿高级奶粉。

这下小狗吃得可欢了,咿咿唔唔、娇里娇气地将我当作它们的母亲。我这才深深舒了一口气。

食物问题解决了,可新问题又接踵而至。由于小狗太小,体温低,晚上总是悉悉蔌蔌、叽叽吱吱地叫唤,稍有一点响动,我就从睡梦中惊醒。

后来我将它们全部装进了小塑料袋,放在我被窝里取暖,这样小狗才稍作安定。

可小狗饿了或要小便了,麻烦又来了,当你熟睡时,它们从袋口里钻了出来,在我身上乱碰乱撞。你再不管它,狗屎、狗尿也就撒出来了。

我从被窝中抓出一只,聪明的小狗抖抖身子,小便就滴滴答答往下掉,过会才丝丝地撒起了尿,将地面撒得湿漉漉了。原来小狗撒尿先发信号,再等待母亲把尿舔掉。难怪狗窝是那么的清洁干燥!

可这样免不了会弄湿床单!于是我用铁筒子再做个狗窝,为了御寒,下面垫满干草,放进小狗,上面再盖上小棉袄。

人是安稳了,小狗又遭罪了,它们爬不出来小便,没有母亲为牠们舔尿,急不可耐后只能随地大小便。你撒了,我淋了,三只小狗浑然成了“落汤狗”。看来观念不能强加,更不能违反动物成长规律!

于是狗窝又进行改进!将纸箱套上薄膜袋,开个门,里面垫上干草,让小狗可以自由进出,这样小狗拉屎撒尿问题解决了。

可小狗尿完就得吃,饿了它们又不肯罢休了。当你没睡上一会,它们就不停地叫。

于是又披衣起床泡奶粉,还得兑上凉开水,不能太凉或太烫,太烫小狗就遭罪!“僧多粥少”只能一只一只轮流喂。

先喂的小狗蹬着小腿拼命吸允,奶嘴掉了,便大呼小叫,张着小嘴巴没命地上下左右寻找。没轮到喂的在地上毫无目标地在打着转,乱叫乱钻,发出阵阵抗议声。

为了平衡,赶紧轮换,谁知没吃饱的狗崽还是抗议不断。

狗的嗅觉灵敏度极高,奶瓶、奶粉放在桌子上,打开电灯,它们早已围着桌脚,使劲在上面刨。

就这样,一听到小狗叫唤就要起身,每晚喂四次奶,小狗才能安稳。这就轮到我遭罪了,白天脑子迷糊,睡眼惺忪,人也削瘦了许多。我一直指望着小狗早日开眼、长大,自己能吃食。再这样下去我可难以支撑了。

小狗终于开眼了,但只能朦朦胧胧走路,眼神并不好。终于会蹒跚走路了,但有时是连滚带爬又跌到。终于会找人了,不过又跌跌撞撞往回跑。

我将米粥加奶粉拌和,让它们学会自理,它们却什么也不知道,我将狗嘴按进食物里自己体验,可它们甩甩小嘴又走了。再实践,按住不放,也许喘不过气了,一个喷嚏,卷卷舌头却尝出了味道,就这样小狗终于自食其力了,人也总算解脱了。

 “小黑” 吃食物总往前挤,脚也爬进了碗里,嘴巴、脚掌都粘糊了,每次吃得肚子圆鼓鼓还想吃。

“小白” 见了我,小尾巴刷刷刷地摆个不停,一听响动就跑来报到,可吃食总是挤不过,回头要我开小灶。也许胃口不好,舔几下又走了。

“大白”块头大,谁也挤不掉,行动总是傻呼呼,跟着别人跑。

只要你出门,三只小狗总要跟着你,见到陌生人就往家逃。有时跟到地里头,走累了,或者遇到小坑了,就吱吱叫着要你抱。

小狗终于长大了,总不能都养在家里了,所有小狗都不卖钱,看谁家有爱心,就送了,但约法三章,只能养,不能卖钱或宰杀。看看“小白”个儿还小,再养几日,或许就养在家里算了。就这样,“小黑”、“大白”各自有主了。

一次外出旅游,好长时间才回来,小白老远就朝我看看,瞧瞧,我喊了一声,小白撒开四脚拼命向我这里奔跑,一见着我,高兴得满地打滚,尿也兴奋出来了。我摸摸它,已经很大了。

到了家,突然间,小白扭着身子、甩着尾巴,嘴不住地往我手上碰,我一看原来小白嘴里衔着一个鸡蛋,我用手去接,张开嘴,完整的鸡蛋落在我手心。原来它会讨好我。

有时小白干了坏事,骂它几句,便低头,甩尾巴,回头望望不敢靠近我。 

小白长到10多斤重时却病了,它眯着眼睛,耷拉着耳朵,摇晃的四肢支撑着瘦削的躯壳,慢慢移到我身边,继而又跌倒。我心疼地将它抱起放在棉被上,小白侧躺着眼睛不停地望着我。我不断反复与兽医打听、咨询,变换着针剂,给它治疗。有时针尖刺痛了它,转过头来看看我,发出低声疼叫,于是我改变注射方式,将狗皮抓拉起来,直接注射皮下,这样它才不疼痛了。

一天小白不见了,我四处找,就是没找倒,后来有人说小狗跑倒地里头了,远处小白浑身湿淋淋回来了,如此瘦弱还会跑,难道是回光返照?

第六天小白终于不能站立,侧躺在窝里,水灵灵地眼睛盯着我,最后一声惨叫,口中流血,小白没用了。

安息吧,你本性尽管忠诚,但结局并非美好,据说小黑也走了,大白也已经被主人卖掉!从今后你们再也不会有痛苦,比起那些成群关在铁笼子里,眼巴巴看着同伴被铁棍敲得脑浆并裂要好得多。

难忘这心碎的狗情!从此再也不养小狗了。

 

赏析:

凡是自己亲身体验过的事都是作文的好材料。狗的特点就是通人性,它没有性格语言,却有性格行为,那眼神、那身段、那尾巴、那举止、那点点滴滴……对主人的忠诚、温存……子不嫌母丑,狗不嫌主穷!可有时人情未必比得上狗,难道你没有感触?那么就写有感触的,让人心碎的,令让人震撼的事吧。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