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潮起潮落  

2016-09-15 22:0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潮起潮落

 

一枕黄粱

 

清朝道光年间,兰溪北乡官塘村巨富徐锡麒家道鼎盛,拥有良田千亩,土地横跨兰江,东至官塘西至河西午塘。

正是收租的日子,徐锡麒家人丁少,雇了位账房先生帮衬,挑夫将稻谷倒入木斛中,账房先生用木棍在斛口一刮:“五斗——”十几担稻谷基本合数,最后租谷干脆不用斛量,直接进仓算了。

几天后,稻谷数量慢慢减少,担斛不合,账房先生不得不拒收了。

大热天挑夫交不了差,与账房发生口角,最终操起扁担大打出手,账房先生逃之夭夭。

徐锡麒急得直跺脚,我势单力薄,二个儿子还小,这祖上流传的家道如何为继!他躺在太师椅中沉思起来:父亲徐步赡,人称老步,从他手上开始,就出了不少怪异事端,老步每天都要从鲍村下渡船去州上赶集,干旱时期,渡船停摆,过往客商都徒步过溪,但有一扁冲水流需脱鞋蹚水而过。老步正待脱鞋,后面有人高喊:“徐先生,且慢,我来背你过去!”老步过意不去,给来人几个铜钱。

消息不胫而走,溪边每天都有人在此守候,只等老步到来,都想赚几个小钱。

鲍村一汉子看着眼馋,正当有人背老步过河,便一把拉下老步:“徐先生,你今天就别去州上了,到我家坐坐,有急事!”老步正待凝迟,汉子不管三七二十一背起老步回头便走。

汉子倾其所有,办起了好酒好菜招待老步,就是不肯放老步回家。傍晚时分,老步家人着急,四处打听,知道是在鲍村一户人家喝酒。

家人纳闷,我家与汉子无亲无故,这岂不就是软禁?于是只得准备了大洋、糕点前去将老步带回。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腊月时分,老步家突然又来了两位远房亲戚,提着藤篮说是来送年节,两人将藤篮往老步家杠几上一放,家人便忙着张罗,摆上糕饼点心,又是一番好生招待。

一阵酒足饭饱之后,客人来到后花园游玩。家人一边看紧客人,一边掀开藤篮一看,不觉大惊失色,原来每只藤篮下屉各放一把白晃晃的匕首。家人赶紧盖上藤篮,佯装不知。赶紧在每只藤篮上放上一百银子,才算送走两个瘟神。

锡麒暗忖,树大招风,家道早已岌岌可危,这可如何是好!

徐锡麒起身走向马厩,碰见了马夫。这马夫在家排行老四,人称卸四仂,聪明透顶,他见老爷六神无主,便说:“老爷,奴才可解你的心头之急!”

锡麒立刻止步:“那你快快道来!”

 “奴才老家香头有一姓田拳师,人称老田,功夫了得,这可是镇宅之宝,老爷雇来一用,包你四方平安!”

徐锡麒随卸四仂来到香头,找到老田,只见这人身材瘦弱,衣冠不整,一副病恹恹模样,肩披一条8尺夏布手巾,脚穿拖鞋踢踏作响,后帮早已踩得发亮。

没等徐锡麒开腔,卸四仂便说:“老田,我家老爷雇你去他家当保镖了!”

老田快人快语:也好,在家也无所事事,走吧!

卸四仂知道老爷犹豫未决,来个先声夺人,便将老田请走了,害得徐锡麒一脸茫然。

次日重起收租,挑夫故伎重演,挑来的稻谷担斛不符。老田一看,一脚猛踩箩筐:“停,稻谷数量不足,回去再挑!”

“大热天,你帮我去挑?”

“不行,欠租交谷,欠账还钱!银子,铜板铜钱也要!”

突然四根扁担从斜刺里从老田腰间穿插过来,老田不急不慢,转身扬起肩上夏布手巾只轻轻一甩,四根扁担顿时骨碌碌卷了过来,挑夫大惊失色,鸡啄食般叩头便拜。

事态平息,租谷源源不断,不再短斤缺两,徐锡麒喜出望外,视老田为上宾,好生款待。

老田声名鹊起,邻村一章姓拳师来到官塘,欲与老田一决高下。卸四仂趁机又煽动老田前去比试,说:“这章姓拳师二指禅功了得,你要否去见识一下?”

老田说:“你怎么啥都知道?”

“茶馆听的!”

“哦!那但看无妨!”

老田随卸四仂来到一条石子路面,好奇的看客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站着看热闹。

老田一到,看客欢呼雀跃。章拳师见老田到来,抱拳施礼,礼毕,便在石子路上叉开双脚,气沉丹田,倏地提手勾指,“突突突”将路面鹅卵石一个个刨了出来,如同二齿钉般利索。

大家拍手叫好。

老田点点头:“有点硬功,有点硬功!

章拳师一听大为不悦:“只是有点硬功?我俩可否比试比试?”

“比试就免了吧,大家都在江湖混口饭吃,何必呢?”

章拳师说:“有幸见面,切磋切磋总无妨吧?

老田说:“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那我用脚板打你一记耳光,你能避开就算你赢,如何?”

章拳师哈哈一笑,笑声未落,老田身子一蹲,随即旋窜半空,只听“啪”的一响,章拳师脸颊只是轻轻挨了一个耳光,章拳师捂着脸,身子却在原地打了好几圈。

老田身轻如燕,旋落下来,恭拳作揖:“不怕章拳师见笑,在下献丑了!”

章拳师哭笑不得,知道老田对他已是脚下留情,说:“田师傅武艺果然高强,小的佩服至极!”

谁知山外有山,楼外有楼。又一日,老田正与几位好友一起玩纸牌“游湖”。一老者前来拜访老田,老田一看来客面生,便招呼赐坐,自己继续玩起纸牌。

老者站在老田旁边看牌,一手轻轻搭在老田肩上。

老田顿感肩负千钧之力,他不动声色,屁股移开了板凳,蹲起马步,运气顶住。

牌友打出一张8索,老田迟迟没有出牌,只见他满脸通红,大汗淋漓,腰间啪啪作响。众人惊愕,老者这才抽回搭在老田肩上的手,笑着说:“果然名不虚传,确实了得!”

老田脱下衣服,解开腰间扎包,只见密密层层的扎包圈圈断裂,拖鞋头部挤破,脚趾已穿插出来。忽抬头,老者已经不辞而别。

老田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山不转水转,世道要骤变了!”

正当徐锡麒家业风生水起。咸丰十一年(1861)太平军首领李世贤占据金衢盆地。李秀成于同年由江西攻入常山, 过兰溪与李世贤会师, 两支大军兵分五路, 占取浙江各地。

太平军从费陇口进入兰溪,肩扛刀、矛、戟、槊、镗、钺、棍、枪,手执斧、戈、牌、箭、鞭、剑、锏、锤、抓。军中有长器械,短器械。软器械、双器械;有带钩的、带刺的、带尖的、带刀的、有明的、暗的;有攻的、防的;有打的、杀的、击的、射的、挡的。

官塘殿,施村白沙殿都驻扎着太平军。自古兵匪一家,百姓见太平军不剃发、不结辫,披头散发,视为异端,纷纷逃难。

清王朝统治岌岌可危, 令各省举办团练,组织地方地主豪绅组织武装民团,协助官军设防自保,抗击“长毛”。

兰溪西乡诸葛民团, 主持的团董是诸葛寿寿,出身优贡, 曾任寿昌、仙居两县学及绍兴府学训导。另一位叫诸葛全,是位岁贡。西乡民团力量强大,各村皆附和之。北乡徐锡麒为了保护家产召集乡丁组织了武装民团,老田担任总教头。

老田父亲担心儿子安危,前来看望。下午老田送父亲回香头老家。正值大旱,梅溪干涸,施村渡口渡船停摆,老田只得经过白沙殿下,过梅溪送父亲回香头老家,白沙殿五个长毛见两位男子过梅溪,分不清是团练还是清兵,便操起五把铁钉枪追了上来。

父亲说:“儿子,我们被长毛盯上了,如何是好?”

“无妨!”

“你学了这些年的功夫,怎抵得过5个长毛?”

“你快走,我垫后!”

“我怎放心得下!

“快走!”

“你可要千万小心为好!”

当老田走过密山桥头,来到一颗桕子树下,5个长毛已经将老田团团围住。

5个长毛不容分说,5把铁钉枪一齐刺了过来。老田不紧不慢,只用夏布手巾一甩,往后使劲一拉,5把铁钉枪呼喇喇一齐扎进桕子树上。

长毛大吃一惊,慌忙去拔铁钉枪,却怎么也拔不出来。老田父亲看得心惊肉跳,这时才长长舒了口气。

老田走了过去只轻轻一拨拉,将5把铁钉枪交还5位长毛。长毛千恩万谢叩拜了老田,从此老田来去自由,长毛见到他总是恭恭敬敬,从不为难。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