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学运风潮  

2016-08-30 20:4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运风潮

 

一枕黄粱


1947年,兰溪县担三中学(私立)、辅成中学、(私立。设有高中班。兰溪最高学府。)县中(公立)、兰溪简易师范学校(简师,公立,校址新桥山背。)等几所学校学生在南门溪滩举行秋季运动会。

会场人声鼎沸,锣鼓喧天,彩旗猎猎。运动场四周搭起了一个个蒙古包模样的帐篷,供各所学校运动员休息。四周卖小吃、卖水、卖甘蔗的小摊贩星罗棋布。县警察大队派出警力在维持运动会秩序。

百米赛跑场地上,运动员个个生龙活虎。一群189岁的学生站在起跑线上屏息注视前方。起点司令站在一条宽大的方凳上,手擎一面褪色的小红旗,发起了口令:“各就位——预备——”随着一声哨响,运动员如同离弦之箭飞奔而去。顿时,班级助跑同学也在跑道外奔跑,加油声、欢呼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兰溪简易师范学校体育老师赵海民年轻气盛,人高马大,牛犊般的在终点蹦跳高呼,迎接简师学生,眼看自己的学生冲过了终点线,赵海民一把抱起自己的学生边喊边跳:“好样的,第一名!”

谁知裁判却判另一名运动员为第一名。赵海民这下不干了,瞬间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他指着裁判的脑门与之理论起来:“明明是我们简师学生第一名,你裁判瞎眼了?”

 “是我裁判还是你裁判?”

“你裁判不公,有屌用?”说完一拳向裁判脑门上砸去,双方即刻发生了扭打。简师学生立刻起哄:“我们班第一!我们班第一!,打!打!打啊!”

老师们一下子傻了眼,他们最怕学生起哄。那时农村学校少之又少,有的乡镇几乎没有学校。这些读得上书的学生大多都是城、乡富家子弟。这些公子哥们,天不怕地不怕,一有事就闹起来。在以往的学生风潮中,老师死于学生乱拳之下也屡见不鲜。

看此场面,老师不敢向前劝阻。这时,维持秩序的县警察赶了过来,几个学生拉了拉赵海民衣襟:“赵老师你赶快离开。”

赵海民说:“没关系,抓就抓呗!有什么了不起!”

学生说:“老师你先躲避一下!”

赵海民趁机走进了帐篷休息。

这时,有学生跑进了帐篷:“赵老师,外面到处在找你,怎么躲在这里?警察一来岂不是抓鸡一般?赶快离开!”

有人从帐篷中拿来一件高领棉大衣:“赵老师,来,打扮一下,穿上这件大衣,裹住脑袋出去,保准谁也认不出来。”

赵海民穿好大衣钻出帐篷,消失在人群里。谁知这奇特装束格外引人注目,不一会赵海民就被一名警察扭住了。

“警察抓人了!警察抓人了!”一些学生趁机又起哄了起来。担三中学的学生高喊:“兰师同学大胆点,我们支持你们,冲啊!”顿时,人群像潮水般涌来。把警察与赵海民围个水泄不通。

人群不断向中间聚拢,混乱中,不知是谁从警察背后一把摘下警帽抛向空中,落入人群,踩在脚下,不知了去向。警察正待寻找帽子,赵海民趁机又一次钻出人群,溜之大吉。

丢了警帽的警察顿感有失颜面,回到局里向局长马忠烈作了汇报。

局长马忠烈怒火中烧,他平时多是骑马外出,这次他骑上一辆自行车,带领200多名警察将运动场团团围住,封锁了各路口。不一会赵海民又被一名警察扭住,几个警察同时围了上来,将赵海民抓了起来:“你这小子看你再往哪儿跑?”随后押送去了警察局。

此时学生又追了上去:“警察抓人了……警察抓人了……”

老师被抓,兰师250多名学生跟随班长徐兆生冲上去要人,担三学校的同学也紧随其后助威呐喊。

 

局长马忠烈见学生追了上来,掏出了手枪拦住了去路:“你们要干什么?都给我回去!”

“警察不能抓学生!赶快放人!”

马忠烈见学生来势汹汹,转身跨上了自行车。转瞬,后座已经被学生牢牢提起,车轮在空中旋转,车子纹丝不动。

学生越聚越多,将局长马忠烈围个水泄不通,学生一边围聚一边高喊:“警察不能抓人,强烈要求放人……”

马忠烈从腰间掏出手枪, “啪——”的一声,对天鸣枪示警。

许多同学一下子吓懵了,他们从未见到过手枪,更没听到如此近距离的枪声。担三中学有600多学生,气势比兰师同学更浩大。他们齐声高喊:“兰师同学不用怕,警察不敢向学生开枪,冲啊……”

人群发疯似地聚挤,有人从地上捡起了甘蔗梢朝马忠烈头上打去,马忠烈转过头来,另一边的甘蔗梢又打了过来,局长顾此失彼,脑袋起包,鼻青脸肿。

间歇中,马忠烈冲出人群,骑车逃离。

班长徐兆生高喊:“简师同学,我们去警察局要人!”简师同学排起了队伍,仪仗队立刻操起10支小号加10面洋鼓在前面鸣锣开道,同学们在仪仗队后面高呼口号,呐喊助威。

此时,担三中学600多名学生带来30面洋鼓、30支洋号也加入队伍前来助阵,队伍浩浩荡荡朝溪西警察局进发……

警察局戒备森严,大门正中架着2挺机枪,两侧各布下了20多名警察。兰师班长徐兆生与副班长看情况不妙,向后挥挥手,示意队伍停下:“大家等等,让我们前去交涉!”

两人大步走进溪西警察局。

“你们来干什么?”

“我们的老师被你们警察抓来了!我们是来要人的!”

“这里没有你们的老师!”

“大家亲眼看到你们抓来的!警察没权利抓人!”

“不能抓人——不能抓人——”队伍中学生高呼起来!为班长壮胆。

“你们的老师早已经走了,在警察局服务处!好着呢!”

警察局服务处类似于宾馆或旅馆,里面住宿、餐饮一条龙服务。

徐兆生说:“有这种事?你们不是在糊弄我们吧?”

“你们自己去看看不就明白了?

“好!要是有假,我们再来找你!”

班长徐兆生来到警察局服务区,在一小包间里找到了赵海民。

 “赵老师,还好吧?”

赵海民笑笑:“没想到这里人都把我当爹般侍奉得舒舒服服,你看隔壁的床铺还有晚餐都为我安排得妥妥帖帖了,我还能说什么?”

“这究竟是怎么个回事?”

就在这时,服务处外面进来了几个人:“简师的学生在哪?”

徐兆生见来人约莫三、四十岁,不像是学生,便问:“你们是?”

来人没有回答:“谁是班长?”

徐兆生说:“我是!”

“我们特地赶来声援你们,今晚大家一起去冲击县政府!”

“干嘛冲击县政府?”

“你们简师老师不是被警察抓了吗?”

“还好啊!人在这儿,毛发未损。还照顾的很周全啊!”

“你现在怎么这么个熊样?蒋家王朝已是风雨飘摇,知道么?谁还会为党国卖命!我们是特意过来声援你们的!”

“……”

“学生我们基本发动起来了,我们就借你们学生的名义去县政府交涉!其他的事你们别管,我们来做。”

离开了警察局,只见游行队伍还在严阵以待。徐兆生说:“同学们!赵老师毫发未损、平安无事,大家暂且回去吧!”

游行队伍立即开拔,又浩浩荡荡回到运动场。

训育主任对学生说:“听说你们要去冲击县政府?你们这群傻瓜,县政府都可以冲的?我们简师是公立学校,你们毕业都要有县政府分配的,你们也会干这种傻事?你们都给我呆在学校,别到处乱跑!”

担三中学一位老师经常扎在学生堆里一起打球、聊天、吃饭,他说:“其实人多也就没什么关系。政府是奈何不了学生的!我可与你们打赌!”

已是傍晚时分,只听学校操场上人声鼎沸。徐兆生爬上围墙一看,操场上黑压压聚集着好几百人。不一会,游行队伍向县政府方向开拔……

县政府大门敞开,进入大门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向县府办公核心区,核心区大门紧闭。队伍涌入通道,地下组织混入在队伍之中,只见有人用手指着两边的自行车,使了个左右开弓的把式,顿时,“乒乒乓乓”的击打声此起彼伏,自行车被砸得七零八落,断头瘸腿。

突然有人从厨房拖出一个老头。老头吓得哆哆嗦嗦:“我是烧吃的……我是伙夫……”

当队伍进入核心区,县政府办公楼大门紧闭。任凭人群怎么推搡敲打,大门就是纹丝不动。看看无人搭理,该砸的也没什么东西可砸了,游行人员只得悻悻而归。

次日县政府照旧运转,没有抓人,没有发声,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但据说县政府核心区已经架好了机枪,如果有人冲进大门,就用机枪扫射。

一场学生运动会发生的偶然事件,最终引发演变了这场学运风潮。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