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国殇之三、逃亡纪事  

2015-08-17 21:5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殇之三、逃亡纪事

 

19425月,坊间传闻日寇已经到达萧山,诸暨。

城郊百姓成群结队,肩挑大米,手提箱笼,拖儿带女,有的还牵着耕牛,纷纷逃往北乡山区避难。小路蜿蜒,人群如同长龙,一路没有停歇。收割的小麦没有太阳翻晒大多都抽了芽,村民只得将小麦炒成干粮,一路当饭吃。

几天下来却迟迟不见鬼子的踪影,人们只得返乡回去。

第二次又传闻鬼子已到浦江横木了,人们又开始逃难。有了上次的教训,人们不带笨重家什,每人只带着一只挽袋,袋口可紧可松,俗称“飞机袋”。里面放些吃的,喝的,还有管业证,金银首饰等贵重物品。谁知两次折腾,鬼子还是没有来,“飞机袋”却由此产生了。

(注:管业证如同一张卡片,上面注明土地面积、相邻田亩属性,是国民政府颁发的土地证,可用押契、断契抵押钱物。)

有人认为日本鬼子来了中国兵肯定先退下来,但始终不见有退兵,人们也就松懈麻痹了。

5月中旬,一支部队从厚同、朱村岗、下莲塘小路过来。人们以为中国兵退了,20多位男女老少纷纷前去观看。一群孩子连忙跑向去助威高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谁知这支部队毫无反应。

此时,官塘村一位保定陆军学校毕业的老人说:“你们还不快跑!是日本兵来了!”

有人疑惑:“你怎么知道这些是日本佬?”

老人说:“中国兵衣着有新有旧,这支部队服装统一,装备精良。”大家一听,半信半疑逃离了。

部队一到官塘村就开始抓夫,后来女人也抓,百姓这才知道真的是日本佬来了,大家纷纷弃家逃离,有的在山坳树丛中搭起地垫铺(地垫:晒谷用的篾制地垫)躲藏。

官塘村徐贵银正在耘田,鬼子叫他上来,徐贵银一上田埂,鬼子就去抓他,徐贵银丢下斗笠,撒腿就逃,或许鬼子没有接到命令,没有开枪。

鬼子来到一小山坡,发现200米远处小路上有一队逃难百姓。鬼子指挥官举起望远镜观察一番。

今年90岁的官塘村退休老师徐兆生当年17岁,他家一位长工捧着畚斗正在山坡下稻田撒石灰,没有看到山坡上的鬼子。徐兆生跑去叫长年快逃,长年说,一会就好。徐兆生再次催促,鬼子就在你头顶山坡上,赶快逃跑。长年说,就快撒完了。

突然山坡上指挥官一声命令,一队鬼子齐刷刷同时举枪对准了小路上逃难人群,只听一声令下,“哗……”的一排枪声,逃难人群中只有一人击倒路边。后面人见他滚落在路边感到这样很是安全,也趴了下来,转身一看,原来此人已被打死,连忙拔腿就跑。山脚下长工听到枪声才丢下畚斗,冲出稻田飞奔而去。

官路边村民董阿勇听说有人被鬼子打死,跑去一看才知打死的是洲上同福堂药店一位伙计。只见他身穿长衫,倒在路边,手上还提着一只考篮。(古时考试用篾制带屉长方体状篮子)考篮里还放着两支镇店之宝:一支羚羊角、一支犀牛角,俗称“羚羊犀角”。

次日,同福堂药店老板付了董阿勇一些酬金,将考篮,“羚羊犀角”赎回。

香溪国军团长厉正刚退休在家,家藏两支崭新的白朗宁手枪。这天他身穿便衣,带着一支白朗宁手枪准备去鲁袁村亲戚家避难。

当厉正刚走到密山村时就被鬼子便衣抓住,鬼子搜去了厉正刚的白朗宁手枪,看看十分喜欢,偷偷放进了口袋。

便衣鬼子向上司汇报说这人是支那兵,却没有交出手枪。

上司看厉正刚没穿军装,逐命令将他捆绑送往密山樟根家磨坊牛栏里关押。厉正刚走进一看,牛栏里已经捆绑着20多人。

后半夜,一人绳子宽松,被他挣脱开来。他解开了同伙,你帮我助,大家互相解开绳索,天亮前全部逃了出来。

厉正刚妻子听说丈夫被鬼子抓走,知道凶多吉少,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次日,厉正刚再次拿出另一支白朗宁手枪与一架望远镜出门,朝兰江西岸眺望,说,东岸渡船已经转移西岸坚壁清野,金华驻守79师,兰溪63师,大战即将来临!

于是“七九六十三”就这样传开了。民间又编起了逃亡歌谣:“米来多,米来多,米来多多骚——  来发多,来发多,来来多发多——”文字描述就是:未来逃,未来逃,未来逃逃燥,来伐逃,来伐逃,来来都伐逃。

歌谱意思是,两次逃难鬼子都没有来,家当都逃光了。鬼子真来了却麻痹大意不逃了,更没有前两次大规模逃亡场景。

接着顺口溜传开了:“白天逃飞机,晚上做生意,农田无耕作,家当剩无几。”

(文章根据香溪镇官塘村90岁退休教师徐兆生口述录音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