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旧房子里的老人  

2013-08-01 14:09: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房子里的老人


 一枕黄粱

 

 

大坝沿岸,矗立一排排豪华极致的3层半洋房。外墙色彩,蔚为壮观;室内装潢,花样百出,让人目不暇接。然而3层以上那是蜘蛛的天堂。

儿孙们全住进了新房,老人还在旧房子里呆着。好在旧房子一边有高楼遮着,二是墙砖中空,散热快,还算清凉。而那些钢筋水泥实心墙散热慢,夏天简直是铁板烧烤一般,比桑拿更桑拿。不过人要的是脸面,其他都顾不了了。

半夜,电灯突然罢工。90岁的老妈子摸不着开关,只得自言自语起来:“这开关哪去了?见鬼了,这开关呢?”窸窸窣窣,老妈子起床继续摸。谁知越摸越糊涂,一下子就找不着北了,连床铺也摸不到了!

要是丈夫还在,问题还能解决,可前些日子丈夫摔了一跤就起不来了,那晚丈夫说,“我心中闷得慌,过不了今晚了,为了你我都死不去啊!”

老妈子说:“你实在难受就去吧,我会有儿女照顾的啊!” 老妈子说完,丈夫疙瘩一下断气了。

丈夫死后,老妈子孤苦伶仃了,叫着丈夫哭得出不声来。

今晚老妈子陷入了无助,只得向邻居瞎子求救:“白痢哎,我的电灯开关找不着了!你打开电灯让我看看,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

瞎子大呼小叫:“停电了!”老妈子一句都没听到,继续自言自语:“这该死的开关哪儿去了?现在不知几点钟了?唉!这可怎么办!我就这样站着等天亮了?”

瞎子继续喊:“停电了!停电了!” 老妈子还是没有听到。

瞎子白天晚上一个样,虽然看不见,但脑子清爽,电扇一停工,就明白是停电了,他本可前去救助邻居老妈子。可不巧,前几天,一位老妇人与瞎子套近乎,一把拉住瞎子的手:“哎哟!你是白痢吧?”老妇就这一拉,瞎子一个趔趄,腿骨就断裂了。瞎子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实在帮不上忙。老妈子孤独无援了。

老妈子继续念叨:“白养了这些儿子,今晚叫我如何是好?你们就不会老了?”

我听着老人的絮叨,想起来她的一些往事.

有次老妈子对我说:“我怎么不会死呢?”

“有谁会想早点死?”

“早点死好,省得他们麻烦。可能我小时候奶吃太多才这么长寿。”

“你吃多少奶了?”

“我吃了13年的奶水!”

乖乖!看来老妈子有故事,于是我对她进行了抢救性挖掘。开启她尘封的往事。万一哪天她走了,这段历史就湮没了。

在我的引导下,老妈子对我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我娘家本是有名望的人家。可我母亲生了四个孩子先后都死了,我排行第5,父母以防不测,赶紧帮我雇了一位奶妈抚养,三岁后我才回来家。

接着母亲又怀孕了,父母继续等待喜讯降临,谁知劫难再次重演,难得生下一个男孩,又匆匆走了。竟想不到的是,在我后头母亲接连生了10个孩子都没养活。母亲胀鼓鼓的奶水无人吸,于是我一有空就去吃母亲的血奶,一直吃到13岁。就这样, 15个孩子,就养活我一个女儿。我也成了父母的心肝宝贝。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那时没有儿子是不光彩的,家当被兄弟吞了不算,重要的是父亲这门香火就断了。

听说邻村一位烂脚男人,家中已经有2个孩子。由于翘脚不会干活,家境贫寒。我父亲就与其商量,租妻生子,租期10年。每天供米1斤,每年供两套衣裤,一洗一换。

庆幸的是租来的老婆不久就有了喜,接连生了两个胖小子,父亲眉开眼笑,终于有后了。不久又一个女儿降临了,全家都沉浸在幸福之中。

天有不测风云,2个儿子又相继走了,父母一下子感到天塌下来一般。幸好租生的女儿活了下来。10年租期一到,小妾也归还了邻村烂脚丈夫。

一日,一位相师对我父亲说,爷爷,恕我直言,看你面相是个和尚命,今生不会有子嗣了。

无奈之中,在外婆的指点下,母亲在腹部装进了棉絮,每月添层加码,于是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妯娌怀疑母亲有假,随时会掀开母亲衣服探个究竟,吓得母亲从此不敢出门。待到“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母亲就去了外婆家。

那时穷人家的孩子成串,养不起的都想卖给有钱人家,一则减轻抚养负担,二则让孩子过个好日子。

几天后,外婆村中又有孩子呱呱落地。外婆前去牵线,双方一拍即合。母亲终于“生”了个男孩,接下去自然是去雇奶妈抚养,父亲这才有了后。

可纸包不住火?好事者绘声绘色把这事给挑破了。不管如何,有后就好,这份家当总算没落入旁人之手。

解放前夕,社会动荡,一位年轻英俊地方首领,经常在老妈子家乡活动,三天两头在各村组团演戏。他有枪有势又威武,富户四方巴结,都想与之结为连理,年轻姑娘都想投怀入胞,这户要嫁那户也要嫁,上男家牵线说媒的踏破门槛。老妈子家也是富户,为了保家当,也上男家牵线说媒了。

老妈子156岁就出落得亭亭玉立。她觉得这位首领长得俊俏,暗地喜欢。于是经常跟随首领进出戏场,从不买票。

首领见这姑娘如同出水芙蓉,也很喜欢。可是要嫁的人太多,于是首领一天同娶两位夫人,谁先进门谁为大。

老妈子离首领家远,头天就发轿子了,谁知还是赶不上趟,被临近姑娘抢了先,老妈子成了偏房。可老妈子不承认自己是偏房,这身价实在是掉不起!

不过争来的是没用的,规矩是人订的,事情是人做的。老妈子机灵,有心眼,丈夫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老妈子都了如指掌。她知道人在夹缝中生存,善良被人欺,老实不客气。于是她常把丈夫用的东西藏匿起来。丈夫要烟管,正房找不到,老妈子笑嘻嘻拿来烟管,亲昵地递给丈夫。

丈夫见老妈子既漂亮又能干,每次出门都带她去。正房屡受冷落,伤心郁闷,最终丢下一个女儿寻了短见。

一次老妈子坐公司船,船夫要她买票,老妈子忸怩着不肯买,双方纠缠了起来。丈夫走了过来:“这是我的内人!”

船老大连忙赔笑脸:“原来是先生夫人,那不用买,不用买了!”

农忙时节,老妈子家长年借故不开工,眼见收获的稻子无人割,这可怎么好?

首领佩枪找到长年:“你今天究竟开不开工?”

长年见到首领发话,连忙说:“姑爷,这农忙时节怎能不开工呢!我们这就去!这就去!”

好景不长,49年解放,50年首领定性为土匪。长年一看报仇机会来了,连告了9张诉状。

1950年上面来人传唤。首领见大势已去,说:“走吧!今生吃过,用过,玩过,死而无憾了!”

老妈子丈夫最终镇反了。想不到风光的背后还会隐藏着杀机!

丈夫一死,老妈子只能改嫁。可穷人家老妈子不肯去,最终嫁给一家殷实的小富户。结果富户又划为了地主。老妈子从此不再风光了,她只能夹着尾巴做人,期间艰辛不言而喻。看来人往高处走也不见得好。

老妈子养育了两男一女。二任丈夫一去世,老妈子形影相吊,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今夜老妈子深陷困境,于是我打起手电,来到老人家,用手一推,门栓“哐啷”一下便脱落了。

老人站立在锅台墙角边,她一见光亮,才颤巍巍走到我的跟前,细细一打量:“耶!原来是你?你真好!”

我说:“现在停电,你先回床上休息吧!”

“哦!好的!好的!耶!你真好!好在你从我家门前经过!”

我帮她关好门,只听得她还在自言自语:“耶!真好!要不是他从我家门前走过,我今晚就要站到天亮了!”

瞎子再次大呼小叫:“他是特意起来帮你的!”

老妈子反正听不到,继续喃喃自语!

没几天瞎子死了,老妈子又失去一个伴。三间旧房就老妈子一人,没人说个话,一到晚上,咳嗽声不断,有时咳得喘不过气。

老妈子只好来儿子家走走,想不到新房地砖太光滑,老妈子一个趔趄,摔了个四脚朝天,再也起不来。

儿子们只得雇人伺候。擦屎换尿疼得老妈子大喊大叫。

可一到晚上,老妈子经常大呼小叫,可没人理会。我过去问她需要什么?她要我叫她丈夫回来,搀她回去。

我说这就是你的家,她死活说不是,喊这个,叫那个,骂骂咧咧非要回去不可。

尽管老妈子幻觉连连,胡话连篇,但思绪始终清晰,就是害怕孤单,渴望有人陪伴。

老妈子终于不行了。儿子问:“妈今晚你会死吗?”老妈子摇摇头。

媳妇问:“你想要什么?”

老妈子说:“我想要的想不到了!”

“想儿子吗?”

“不想!”

“想什么?”

“想前头的老公!”

儿媳惊愕,无语。

老妈子最终也没站立起来,直到横着抬了出去。一生辛劳,风雨兼程,自生自灭。他们像旧房子一样破旧不堪、没有价值,与洋楼已不配套、不协调了。

 

赏析:

老人一辈子千辛万苦,像旧房子一样破旧不堪,只有累赘,没有价值,与洋楼已经不配套、不协调了。

人生坎坷,一生枯荣,只有走进他们内心深处,才能洞悉她们的风光苦难与渴望。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