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活埋  

2011-10-31 16:1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活埋


 一枕黄粱


民国379月,公元1948年是个多事之秋。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历时142天,共争取起义、投诚、接受和平改编与歼灭国民党正规军144个师,非正规军29个师,合计共154万余人。国民党赖以维持的主要军事力量基本被消灭。财政经?济崩溃,物价飞涨。南京政府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

时局骤变,江南浙中兰溪县地方乡绅、恶霸、流氓、赌棍、痞子、土匪、帮会、特务、在乡军官、游杂部队纷纷出现。大有“群雄蜂起”之态。

兰溪县梅岩乡位居钱塘江上游兰江东岸。一条梅溪由东至西流经兰江,将东岸划出了一道天然屏障。梅岩乡就位于梅溪以北,将军岩以南这片土地上。

梅岩乡东北面崇山峻岭,群山怀抱。浙江保安富春江突击支队大队长丁谷早年就打起抗战旗号,盘踞在这里。他们另立山头、组织武装、打家劫舍、勒索民财、称霸一方。

一日,兰江西岸焦石村的邵和合经施家滩过渡来到梅岩乡走亲访友。

斜刺里,走来了两名丁谷部队匪徒。匪徒中队长谢虎(漏网、结局枪毙。)眼尖:“瞧瞧!前面这位可是一条大鱼!”

“他是什么人?”

“这人是中共兰溪特委地下交通站站长邵志刚的父亲。”

“咋办?杀掉算了?”

“不忙,山中粮饷奇缺,先敲他一竹杠再说!”

“好!”

匪徒快步尾随,邵和合听见身后响动,回头一瞥,只见两位身穿黑色哔叽便服,肩扛长枪的人,凶神恶煞般地尾追了过来,不觉大吃一惊!惊恐未定,双手已经被反扣了起来!

谢虎一阵干吼:“哪里的?干什么?”

邵和合知道自己遇上土匪了,结结巴巴地说:“河,河西的,走,走亲戚!”

“儿子叫什么名字?在哪工作?”

邵和合迟疑了一会:“儿子叫安民,在家种地。”

“胡说!你儿子叫邵志刚!”

“邵志刚?我不认识!”

“不认识?哼!走!”

邵和合被押送到江边下埠头村,匪徒来到一农户家,抬来一箩筐石灰,拿了一把锄头,将邵和合带到村南邵家地段的坟茔空地,匪特丢下锄头:“自己挖吧。”

“挖什么?”

“挖坑!”

此处坟墓遍布,古樟成林,遮天蔽日。晚上怪兽出没、飞禽哀号,更是阴森恐怖。

为何挖坑,邵和合一时不知就里。面对匪徒,只得从命。年老体弱的邵和合挖得气喘吁吁,不停地檫着汗。

看看坑也挖得差不多了,中队长谢虎说:“行了!看你累的,别挖了!那就请君入瓮,在此长眠安息吧!”

邵和合一听,吓出了一身冷汗,手脚疲软,不知所措,双手耷拉了下来,锄头滑落在地:“老总千万别,别这样,求,求你们了!”

“自己下去!总别让我推你下去吧!”

“老总饶命!我们前世无仇,今日无冤,望你们开恩!”

谢虎说:“你果真的不肯下去?那好,我来送你一程!”说完一把将邵和合推向坑中。邵和合仰面朝天跌进坑中,另一匪徒迅速向坑中耙土……

“救命啊,救命啊!”

中队长谢虎举起了枪对准了邵和合:“再喊就毙了你!不想死就叫你儿子拿14两黄金来赎命!不然只能就地活埋了!”

邵和合挣扎坐起,抹了抹脸上的泥土:“老总,我一个穷苦人哪来的黄金。我家砖头瓦片全部收集起来也不值几个铜钱啊!”

“这个我不管,叫你儿子送来就行!”

“儿子,老子还不是一个样啊!”

谢虎暗自思忖,难道真的抓错了不成:“那你此地有谁认识?”

邵和合连忙说:“邻村的张宪堂我认识。他父亲与我是同学,可老同学耳朵已经失聪,板壁一般,什么也听不见。”

“哦!那就去找张宪堂,叫他前来担保!”

邵和合如释重负,爬出坑来,不住的磕头:“好的,好的!我带你们去就是!”

天下着小雨,三人离开活人坑,来到施家村。此时张宪堂田里收割油菜刚回家,6岁的儿子坐在门槛上,见两个带枪的押着一位老者走来,吓得连忙跑去叫父亲。

张宪堂走了出来,一见是邵和合:“哦!原来是师叔来了,你怎么这么噶难得?”

邵和合对张宪堂眨眨眼,瞟了后面一眼:“不难得了!我是来叫你给我买命来的!”

张宪堂感到事情有些蹊跷:“此话怎讲?”

中队长谢虎说:“他是否是邵志刚父亲?”提起邵志刚,张宪堂才缓过神来。他知道师叔儿子邵志刚现任中共兰溪特委地下交通站站长,女儿在县妇联搞情报工作。张宪堂知道小叔碰上了土匪。连忙赔上笑脸:“老总,其实邵志刚我也不认识。屋里坐,屋里坐!有话好商量!”

“那就由你来担保了,拿14两黄金出来,我们就放人!”

张宪堂连忙泡茶让座,叫妻子烧点心:“两位老总!请坐!请坐!嘻嘻嘻,种田人家哪来这么多金子呀!请你们高抬贵手?”

谢虎一把拔出裹腿上的匕首,朝堂前隔板“嗖”地一下飞去,刀刃“扑”地一下子钻进隔板,白森森的刀身一阵弹跳晃动,红绸带飘忽不定:“你是要命还是要金?自己掂量吧!”

谢虎接着说:“不过,少点可以,老秤161斤。就就给12两吧!你看是金贵还是命贵!”

张显堂吓得直打哆嗦。暗想,我势单力薄,看来是难以周全了。也许只有弟弟张鹏飞能与丁谷匹敌。眼下得赶快叫我弟弟前来搭救,于是说:“老总,且慢,有话好说。我去打点老酒,买包香烟,去去就来!”说完径自跨出大门……

张显堂一个转身来到堂弟家,对堂弟:“土匪前来敲诈,你赶快去城里叫张鹏飞带几个兄弟回家解救!”

堂弟一听,二话不说赶紧向城里跑去……

  评论这张
 
阅读(71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