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1955年兰溪特大洪水  

2011-02-27 16:4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5年兰溪特大洪水

难忘那一年

 

一枕黄粱

 

 兰江边的下埠头村自古流传一句谚语:大水漫过梗十丼,(村北的一条小坑)回家磨麦粉。每年端午时分,洪水一来,家家都制作了咸菜麦饼,上楼备用。不过,麦饼都是未经过筛的统粉制作,黑乎乎,俗称“连娘餜”。

过去,浙江兰溪洪水三年两头淹。1955年农历四月下旬,连日来天空乌云密布,暴雨倾盆、骤雨不停,兰江水奔涌不息。

天井中水柱溅落在石板上,发出的卟哒卟哒声如同热锅中玉米糊翻滚的气泡,此起彼伏。

兰江洪水裹持着上游山洪泥浆翻滚而下,来势凶猛。江水迅速上涨,顷刻漫过江面,淹没农田。从农历四月27日始,仅4、5天时间,洪水就逼近村庄。

雨依然下个不停,县乡工作组纷纷驻守各村,组织村民抢险救灾。全村准备了三只小划船,用棉絮堵塞了裂口,在水中浸泡防漏,以备紧急之用。

范加水老先生端坐在自家门槛上观看洪水涨势。谁知水势如同百米冲刺,顷刻涌向门槛,眼见此地不能坐,立即回屋,家中随即哗哗进水。范老先生居住的是厢房,房屋低矮,阁楼破旧,只得爬上八仙桌,放上一张方凳端坐躲避。

工作组人员淌着齐腰深的水,挨家挨户动员村民撤离。转瞬,洪水已漫过范加水先生的桌面,飘起方凳,直逼楼层。老先生只得大呼救命!县乡工作组老李指挥船工,划船到范老先生家门口,此时洪水已经快过门梁,只留一人爬出的空隙。船工好不容易将范老先生从空隙中拖上小船。

农家的水缸、铁锅、酒坛、盆瓮早早就灌满了水,以防漂走。洪水节节升高,楼梯步步淹没,人们纷纷逃往楼上。

水势继续上涨,楼梯在漂浮晃动,大门随着水势翻涌颤动。好事者潜水用绳索将楼梯与地下的垫石绑定;敞开的大门拴在旁边的柱子上,以防卷走。

洪水漫至楼板,邻村施家一位4、5岁的小孩走到楼梯口观望,不幸从楼梯口滚落水中,窜入楼板下溺死。

从窗口望去,水面离窗口已经很近,上下都被水覆盖着,瓦背上的水不停倾泻而下,泼落在窗下的水面,水花四溅,哗哗水声震耳欲聋,人像包裹在深水中;远处,浑浊的江水挟带着杂物在洪水漩涡中翻转沉浮;一座座茅房在江中漂流旋转,屋脊上救命之声不绝于耳,渐渐远去;衣箱、棺材、梁架、树木、动物随波奔腾而下;村西的江边全是竹林,哗哗水流声,竹子拍打声,震天动地;北边的椿树枝头,一条条毒蛇紧紧缠绕在枝头,不停舞动,了无栖身之所;高处,拴在树上的耕牛难以逃脱,有的牛头搁在树杈上吊起,有的在水中挣扎而死。动物都有灵性,一头没有拴住的牛游到一农户家,从大水窗口窜进了楼上,另一头竟卷入江心,随波逐流,冲往下游柴部陇回湾处,安然上了岸。(后来主人花了3元钱将牛赎回。)看着心爱的耕牛挣扎,有人于心不忍,冒雨游水过去将牛绳割断,让牛逃脱,继而又将自家的毛猪拖上了楼。

忽然,村边一座碾屋,梁架上搁满了树木与麦秆,洪水上涨的浮力将碾屋托起,忽然间漂移而去,转眼不知了踪影。村南大树茂密、古樟参天。许多漂流而来的屋架搁置大树枝杈中,难以脱身。

逃往楼上的人们,担心、害怕随之而来,有哭泣的,有念经祈求的,有茅屋漂移旋转呼救不断的。杂乱之中,地势低的农户纷纷从楼窗中爬出,坐小划船向地势高的农家楼上转移。洪水转瞬漫过低洼房屋的瓦背,只剩一条黑色的屋脊。

初二日,县乡工作组按农户家地势高低,先后组织村民冒雨撤离。人们从大水窗(沿江一带逃洪水的特制窗户,如同小门)爬出,依次上了小船。大雨滂沱,斗笠不够,村民都淋成了落汤鸡。一位老妇干脆将畚斗扣在头上,还美其名曰为上朝做官去了!我只依稀记得我被母亲蒙住双眼,蹲在怀里,心中只惦记着身边瓮中那美味的番薯片,伸手一摸,谁知薯片已经被水淋湿发软。

破旧的小划船负载12、3人,渗漏依然严重,工作组只得指派两人在前后舱不停的舀水。一船船的人们被撤离到附近高处的村庄投亲靠友,没有亲戚的由当地工作组安排落实到农户家。我们安排在一户台阶很高的农户家,只感觉到主人非常热情,多年后还经常惦记,小有来往。

当天傍晚,已经撤离的童庆松、潘志华、潘发荣几个20来岁的年轻小伙担心自家房屋走动、财产冲走,又划小船返家守护。

三人来到村边,举目汪洋:远处江心洪水奔腾咆哮;村北高大的古樟枝头矗立在洪水中岿然不动;近处一些低矮的树木、竹子枝条在水中摇曳翻卷;村庄浸泡在水中,房子高低错落,高处只留下半截白墙黑瓦,低洼处只露出几座乌黑的屋脊。

三人拴好小船,分别从窗户中爬进自家楼上。童庆松家楼上已有一腿深的水。村子最高楼层也有一脚板水深。

三人聚集到地势稍高的潘发荣家,楼上也有半腿深水。一群关在鸡笼中的鸡,已是插翅难飞,被水泡死。眼下肚子已饿,三人淌水在谷柜上架起临时灶台:箩筐中预先放置了炉灰,在上面搁起砖块,支起锅,烧水拔毛,将鸡收拾干净,炖起了全鸡。没有盐酱,只能吃着这难以下咽的清汤鸡块。

夜已至深,三人分头进自家楼上谷柜上休息。突然“轰隆”一声,童庆松家后墙倒塌。他吓得赶紧上船划到村北,将船拴在一棵麻渣树上,在风雨飘摇的船上过了一夜。

谁知全村还有一位40余岁的童金宝先生,始终坚守自家楼上,没有撤离。为防止洪水突然上涨,他在一张连体架床上又放置两张方凳,铺上床板,和衣而睡。

半夜,除了远处洪水轰轰的咆哮声,全村一片死寂,没有一丁灯光,没有一点人声。此时楼上水位已约一腿之高,漫到了架床的床沿边,孤寂无援的他才感到有些害怕:要是洪水再度上涨,他将逃往何处?

洪水涨至楼层,附近汇潭村一位孕妇此刻又即将临盆待产。眼下床铺已被水淹没,无处分娩。情急之下,丈夫在屋顶梁架上支起床板,架起吊床,高空临产。待孩子呱呱坠落,丈夫揭开瓦片,母子破屋而出,冒雨爬过五间屋脊,上小船逃离。后来这女婴人称“大水囡”。

大水开始退却,有人便划船回家清理了楼上淤泥,却不敢往墙面泼水,生怕墙体倒塌。

三天过后,人们深一脚浅一脚返回家园。田野满目漫漫黄沙,村子周围,泥沙裹着鸡、鸭、牛、羊、狗等动物尸体。户外小路还依稀能辨,屋内却是齐大腿的泥浆,楼上也积满深浅不一的淤泥,走一步就战战兢兢,两腿打滑。

村子中间的茅屋横七竖八地被瓦屋挡住没有冲走。我家住的茅屋在村西的外头,已了无踪影,左间只剩下一座灶台,右间只留下一架小磨,家已空荡荡,天地相接。全家三人只得在下厅南边搁起一间厅房栖身,这年我才7岁。

  评论这张
 
阅读(10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