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翡翠蝴蝶坠之五、前程艰辛  

2009-09-26 16:4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前程艰辛

 

一天,勤务营两个下士偷走了两支驳壳枪,这下可就闯出了大乱子!在查找无果的情况下,欧阳飞以玩忽职守罪被开除。这显然意味着前程泼墨、断绝生计,怎么办?身边带着叶琴的欧阳飞顿时感到走投无路。

此时,李刚在武昌旧眷军署里却得到了提拔。

由于李刚得到官太太们的赞誉,又习惯了在上司面前逆来顺受,不久,他当上了上尉区队长。后来,他也进了军官研究班,毕业后,调升国民党军事委员特务团第六连上尉连长。真可谓是官运来、不怕呆。

李刚经过跌滚摸爬也渐渐明白了:“顺民心不如得官宠”、“要在人前显贵,须在人后受气”的哲理!

由此,李刚双眼朝上,无条件地服从上司指令,自己从来不需拿什么主意。他对朋友本来话就不多,现在更缺少了热情。

李刚知道了欧阳飞的处境,想到他毕竟是自己从小在一起的伙伴,何况他内心还有一桩心事——喜欢欧阳美。

爱是不能忘记的。费力的东西才为珍贵。李刚越得不到欧阳美,心里越不是滋味。虽是一厢情愿,但他还是惦记着欧阳美。要是失去欧阳美,李刚心里是难受的。

于是李刚电邀欧阳飞去武昌旧眷军署。

见面寒暄后,李刚问及家中情况:“你妹妹欧阳美现在怎样?”

欧阳飞知道李刚喜欢欧阳美,但苦于身处逆境而不敢表白。欧阳飞故意敷衍:“你怎么还记得她?”

李刚说:“我对她已钟情多年!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她!”随后立即转过话题:“你这次来就担任准尉特务长,负责管理武器弹药、军需粮饷吧。顺便写信给欧阳美,帮我探探她的口气!就说我一直喜欢她!”

欧阳飞笑而不答。

习惯了站岗勤务的欧阳飞对军需管理业务一窍不通,虽然工作了一段时间,却仍很难适应。欧阳飞心中异常烦躁、苦闷,原来自己除了能站岗,却是如此无能,难道这都是命运使然?

看来只有走上前线,也许日后能飞黄腾达,但这也不能由自己任意挑选的。看看实在没有路子可走,欧阳飞最终硬着头皮,带着叶琴,请假回家了。

回家后,父母欢天喜地,欧阳飞却郁郁寡欢,他始终不肯在父母面前说出实情。他后悔自己没有好好读书,更痛恨那只欺辱过他的“母老虎”——校长夫人。

为了自己能出人头地,欧阳飞想这样呆在家里也不是回事。

正在进退两难之际,他收到李刚向欧阳美的求婚信,信中附有一张李刚英俊潇洒的近照。并要欧阳飞重返军营,另找前程。

欧阳飞征求欧阳美的意见,并将李刚的信与照片递给了妹妹。

青春貌美的欧阳美生就一张冬瓜脸,皮肤白嫩,丰满妩媚。她向往新生,同情李刚小时候的遭遇,她知道李刚当上了连长,自然也就暗生了爱意。

欧阳美看完信,低垂着头咬着辫丝,不作声。

欧阳飞弄不明白欧阳美的意思,一脸茫然:“怎么样?愿!还是不愿?”欧阳美笑了笑,一扭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欧阳飞怎么也不明白妹妹的意思,于是骂将起来:“这么恶心!扭扭捏捏的,哑巴了?你究竟喜欢还是不喜欢?”

母亲一直盯着女儿的举止,明白了女儿的心思,叹了一口气:“走!走!你们都给我走!”欧阳飞从母亲的话中知道了妹妹可能同意了这门亲事:“唉!原来女人也真够麻烦的!”

父母知道李刚已经当上了连长,为了儿女的前程,也就没有反对。他们见儿女已经成人,只能默认了。

母亲叹了口气:“唉!儿大不由娘,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欧阳飞告别父母,带着妻子,送妹妹到了武昌。

武昌车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旅客提着大包小包纷纷走出出站口。李刚身着戎装,一副潇洒威武模样,早早在这里等候、迎接欧阳飞一行。

突然远处几个熟悉身影映入李刚的眼帘,他见欧阳美秀发粗长、冬瓜脸、眼珠乌亮,樱桃嘴、高鼻梁,比过去更加妩媚、漂亮。李刚心花怒放,喜得合不拢嘴,健步迎上……

欧阳美初次出远门,显得有些不自在,见了既熟悉又陌生的李刚,羞涩地低下了头,躲开了大伙的目光。

“你好,欧阳美,你真漂亮!”李刚说话底气也十足了,不像当年那样面红耳赤、一脸彷徨。正如母亲所说,人生需要的是学识、才干、建树、理想。

欧阳美瞟了李刚一眼,莞尔一笑,随即低下了头。

几天后,李刚与欧阳美在武昌走进了婚礼的殿堂。

接着,李刚派同乡沈前三排长送欧阳飞到汉口禁烟督察处的巡辑团特务营第一连当了上士班长,从此告别了站岗勤务这行当。

途中,同乡沈前三排长悄悄说:“欧阳飞,你不会是看错人吧,李刚性情怪癖,巴结上司、专门为己、不近人情啊!”

欧阳飞听后有所同感,但想到李刚毕竟还是自己的老乡,又是妹夫,嘴里嗫嚅道:“这也许是人各有志吧!”

 

汉口特务营是新成立的机构,在巡辑团特务营训练新兵期间,中尉排长黄宾一发现欧阳飞仪表出众、诚实可信,把他叫到卧室。

黄宾一是湖北黄坡县人,黄浦军校第五期毕业。个儿瘦长,满腹文韬武略,说话亲切随和,也带一身书卷气。

黄宾一笑着招呼欧阳飞:“欧阳,来,坐!坐!”随手拿出一本书,递给欧阳飞:“随便看!”

欧阳飞翻开书,只见里面写着:“古今中外名将之识别:勇将,有勇无谋。儒将,儒明果断……。”

黄宾一拍拍欧阳的肩膀说:“观君言语举止,将来足成儒明之将,惟学科欠深究,务期努力,以求深造。尔品行端庄、嫉恶如仇,切记小不忍则乱大谋之古训!有时是性格决定命运也。人之相交,悉于品,敬于德,交于情,随于义,信于诚。此乃立身之本也!”

欧阳飞微笑着点点头,对眼前这位排长一下子肃然起敬了起来。

欧阳飞想,原来同样是人却那么不尽相同,排长内心世界如此宽广,内涵又如此深厚,简直是一部厚重的历史书。而自己却是一无是处……。

黄宾一接着说:“你最好买两部书来阅读,一部是《总理演义集》,一部是《共产党宣言》,不过这部书是违法的……”

此时,欧阳飞心里忽然一闪念,他隐隐感觉到黄宾一的言行有些与众不同,心中未免有了一丝觉察:莫非他是共产党人?

但是在国民党的严密封锁下,欧阳飞对共产党又没什么更深的了解,他的潜意识里始终认为,朝代更迭无非是:强者为王、败者为寇。

不过这次见面,黄宾一给欧阳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欧阳飞接触了许多新的思想。由此经常找黄排长谈古论今,长进了不少。

 

巡辑团特务营结训后,欧阳飞就带本班几个兄弟到汉口轮船埠头执行公务,检查过往船只的鸦片。

此时,船埠头来了一群便衣,为首的是一位满脸横肉的家伙,他走到欧阳飞身边,指着欧阳飞的鼻子说:“你给我好好地查查,出了纰漏,老子就对你不客气!明白吗?”

“横肉”一脸嚣张,话语偏激,每讲完一句话,总用食指狠狠地往下一指,语气带有几分的挑衅。

年轻气盛的欧阳飞性格刚直、不善逢迎,自己人格遭受侮辱,差一点耐不住性子,正待发作,理智提醒他必须忍耐、克制。

但欧阳飞还是蹦出一句:“你是天王老子?怎么这样说话?”

这时“横肉”旁边窜出个“小横肉”:“不认识吧?这就是我们汉口禁烟督察处巡辑团团部便衣队的队——长!!”

“小横肉”脑袋晃了三圈才把“队长”两字连接上。

欧阳飞一脸的不屑:“嘿嘿!有这样说话的队长?简直是草包!”欧阳飞最终还是没能忍受得住!

“怎么着?藐视长官?有种!走着瞧吧!”

“小横肉”丢下了一句不轻不重的话,扬长而去。

此刻,欧阳飞见识了这种刻薄、霸道,毫无修养的家伙,一时愤愤不平。如何对付这种人?除了采用以牙还牙,维护自己的尊严,他没有其他办法。他不像李刚那样低三下四,笑脸相迎。但是地位低微的欧阳飞,反抗能找回自己的尊严吗?

 

欧阳飞这小小的新任班长与团部便衣队队长抗衡,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团部最后听了一面之词,开除了欧阳飞。

欧阳飞气得一连摔了三只碗,脸也紫了:“我一腔热血、忠于职守,认真工作,却平白无故遭受如此待遇?怎么这倒霉总轮到我呢?”

美好的理想、愿望终成了一串串的肥皂泡!他一股怒火填积在胸口!牙齿咬得“咯咯”的响,仿佛要咬碎这个世界。

欧阳飞离开了汉口禁烟督察处,带着叶琴住进了旅店。

突然,欧阳飞看见旅店对面一家杂货店柜台前“小横肉”正扒在柜台边与一女子调情,于是欧阳飞就飞身下了楼。

“小横肉”嬉皮笑脸地说:“小美人,给包烟,嘻嘻。”

姑娘红着脸:“先生你要买什么烟?”

“我要‘美人牌’香烟!嘻嘻!”

“我这儿没有‘美人牌’烟啊!”

“来来,你过来。”

姑娘走向前,“小横肉”一把抓住姑娘的手:“你不就是美人牌啊!哈哈哈!”姑娘听后,泛红了脸,使劲挣脱了“小横肉”的手。

欧阳飞正无处出气,他趁机走进店铺,手臂一下子卡住“小横肉”的脖子,向后一扳,“小横肉”立刻仰倒在地,欧阳飞不由分说朝“小横肉”脸上、头上一顿拳打脚踢:“你这流氓,光天化日,居然调戏姑娘,今天让老子来教训教训你。看你还神气多时?”直打得“小横肉”鼻青脸肿,哇哇直叫,欧阳飞才丢下“小横肉”扬长而去:“哈哈!今天真是痛快!痛快极了!”

 

晚上,欧阳飞思绪万千:自己身在江湖,交际不广,不会巴结,没有靠山,任人凌辱,却又无处申诉!想到深刻之处,欧阳飞两眼直发光!

这怎么受得了?有权的可以高高在上,说话显山露水、锋芒毕露,而自己却只能忍辱负重,这日子怎么过?凭生我一副大块头?

欧阳飞端详着“翡翠蝴蝶坠”,想到自己是那位伤员指引他走向从军路。上将应该是很大的官,他现在又在何处呢?……

欧阳飞想起了上将说的话:“战争是残酷的,有时是不可调和的;人是卑微渺小的,团体才是强大的;人心是善良的但却是多变的。只有智慧与才能、爱心与宽容才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

现实是残酷的,欧阳飞思忖:智慧才能我还没有,我能把爱心宽容送给那个“横肉”吗? 真是岂有此理!欧阳飞对上将的话,百思不得其解。但欧阳飞此时却明白了“团体才是强大的”!他要寻找黄宾一,将自己一滴水汇入大海之中,形成滔天巨浪……

他又想起黄宾一的话,“小不忍则乱大谋”、“性格决定命运”今天果然就应验了!欧阳飞强忍了怒气,心中还是愤愤不平。

如果有人给你一个耳光,你又送上另一边的脸,还要假惺惺的笑脸相迎,能这样吗?这就是“忍耐”?李刚能逆来顺受,而自己却无所适从。

他陷入了迷茫、痛苦与彷徨中。但路还是要走的,此时却不知怎样走才好。这一晚欧阳飞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妹夫李刚果然官运亨通,在湖北省秭归县又升为了团副。次日,欧阳飞找到了李刚。谁知李刚对汉口禁烟督察处巡辑团长官从来都是惟命是从的,他惧怕原上司,不敢搅局,对欧阳飞也不那么热情。

李刚说:“我看你充其量是个脓包,不会开窍的,适者生存懂吗?路还是要自己去走的,我也无能为力!”

妹妹欧阳美看李刚的脸色凝重:“我看你巴结那些主子比伺候爹娘还亲。我哥你就帮不了啦?”

李刚朝欧阳美白了一眼,没有说话。

见此情景,欧阳飞想到了当初老乡沈前三排长说的话,心中不寒而栗。

欧阳飞想,人一失意,就遭人白眼、受人歧视!难道连亲属也……是的,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无情!

 

叶琴看出了丈夫的心思:“欧阳,别难过了,苦难也许是另一种财富。一切都得靠自己。一帆风顺的人是最不一帆风顺的。谁会一辈子总是顺利的。”

欧阳飞觉得叶琴的话有道理,心情也就平静了许多。

次日,欧阳飞摸摸口袋,已是身无分文。叶琴说:“你把我的戒指拿去卖了,先度过眼前难关再说。”夫妇俩毅然离开李刚的住所,来到宜昌,应募当了个二等兵。

国民党在抗战前是募兵制,待遇相当微薄。当时奸商囤积奇居、物价飞涨,三百元钞票只能买上一根油条。士兵生活也如同囚犯、士气日益低落,部队时有逃兵发生。

由于部队生活日益艰难,屡遭磨难与艰辛的欧阳飞在这里其实连吃饭都成问题。更何况身边还带着个叶琴!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欧阳飞再次找到了黄宾一排长。

黄宾一又热情地接待了欧阳飞:“呵呵!欧阳飞,苦难皆财富!适者生存也!”可欧阳飞还是愤愤不平:“这社会以强凌弱,却无处申诉,是何道理?难道就这样等死不成?”

“‘良禽择木而栖!’不然,何来‘士为知己者死!’”黄宾一语重心长,又像是在投石问路!

欧阳飞气不打一处来,没有听出黄宾一的弦外之音,一味诉说汉口轮船埠头的遭遇。

黄宾一说:“人生最痛苦的莫过于自己不能客观地认识自己,而总想彰显自己,结果总是事与愿违。退一步自然安稳,让三分何等清闲?想快乐,就要明白世界很大,人很渺小。很多事情我们无能为力,如果改变不了,就要试着去接受。如果非要改变,那么尊重别人就是最好的办法。要想别人给你捧场,必须自己先捧别人的场。或者脚踏实地干事,让成就感充斥自己。修枝剪叶,切莫让感觉良好的蒿草随意疯长!”

欧阳飞静静地听着,一边拨弄着胸前的“翡翠蝴蝶坠”。此时,欧阳飞的举动引起了黄宾一的好奇:“你这是什么?”

“一只翡翠蝴蝶坠!”欧阳飞随便回答了一句。

“这东西好像很眼熟。怎么就一只?哪来的?”黄宾一问。

欧阳飞说:“是位伤员送的。”

“那伤员叫什么名字?”黄宾一问。

“不知道!”欧阳飞内心一肚子的窝火,没有说明“翡翠蝴蝶坠”的来历。

“哦!”黄宾一也就没有再问。

真可谓是命运之神稍纵即逝!欧阳飞与将军相见终究错失良机、失之交臂。

黄宾一说:“尔须忍耐,不然是以卵击石!看看《卧薪尝胆》吧!也许对你有教益!”

一番沉默,黄宾一没有得到欧阳飞的正面回应。他知道欧阳飞对共产党认识还不深刻,不能贸然暴露自己。但欧阳飞的“翡翠蝴蝶”却引起了黄宾一的注意。

黄宾一排长接着说:“穷人要想翻身解放,只能靠穷人自己的组织,别人是帮不了忙的。”

欧阳飞瞪大眼睛:“有这组织吗?”

“有!听说是共产党。”

“共产党在哪?”

“哈哈,这可要你自己去寻找了。”

最后,黄宾一介绍欧阳飞到汉口六渡桥警察大队当了二等警,后升一等警。

饱尝困苦的欧阳飞受到了黄排长救助,觉得世间还是有好人,危难见人心啊!黄宾一,他一辈子都将铭记在心里。他不会是共产党人吧?欧阳飞一时摸不着头脑。

 

旧社会警察终究是被歧视、更没有前途,也没有前线将士待遇好,汉口六渡桥警察大队警员还是人心涣散,没有人安心工作。

叶琴知道欧阳飞处境艰难,时刻安慰丈夫,她从农村来到都市,瞧着这满眼的时尚风靡,脑子比欧阳飞开放得多:“看你总是怨天尤人,事在人为嘛,傻瓜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欧阳飞说:“那你说咋办?”

“我看黄宾一就是共产党里面的,你何不直接投奔他那里?还要人家来请你不成。”

欧阳飞看着妻子跟着自己受苦,也觉得很是可怜。他的棱角也慢慢磨掉了一些,他希望能找一份好的工作维持生计,不然连老婆都养活不起。

欧阳飞想起了黄宾一的“良禽择木而栖!”他猛然醒悟。他越想越觉得黄宾一是共产党里面的人,于是决意再次寻找黄宾一!可这位黄排长却已经不知了去向。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