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翡翠蝴蝶坠之四、逃婚入营  

2009-09-25 21:1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逃婚入营

 

舅舅继续拨弄着翡翠蝴蝶坠,突然他惊叫起来:“你们看,这背面好像还有一个字!我老眼昏花,看不清!”

欧阳飞仔细一瞧:“是个‘李’字啊!难道这伤员姓李!是位李将军!”

……

16岁那年,欧阳飞瞒着家人,懵懵懂懂,长途跋涉只身来到兰溪的“义乌会馆”应募入伍参加了国民革命军。

父亲知道欧阳飞独自离家出走,参加了国民革命军,大为震惊,长期以来,军阀横行乡里、胡作非为、残暴百姓,所到之处鸡犬不宁,百姓也就认为兵匪一家,当地也就就流传着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民谚。

父亲想不到这小子会有如此举动。他背着个罗锅,佝偻着身子急得团团转,最后叫来欧阳飞舅舅,要他立即进城交涉。

舅舅见妹子只有这根独苗,于是二话没说匆匆进城,找到“义乌会馆”海阔天空地说明来由,化钱将他赎了回来。欧阳飞满怀的希望顿时破灭了。

 

欧阳飞进入了青春叛逆期,个儿越长越高,像头小牛犊,他要凸显自己的尊严,容不下旁人对他训诫,看不惯那些曾经欺负过他家的人。你以强凌弱,他就反抗;你要这样做,他偏要那样做;他认为自己都能,可又什么都不能。他总想要干一番大事业,出人头地、不受旁人欺凌,却又眼高手低!

父母见欧阳飞如此怄气,实在无奈。一日,母亲叫来算命先生为欧阳飞算了一卦,先生说:“金木水火土相克相生,水克火。你儿子属火又缺水。不宜在外地闯荡。”

 晚上母亲暗自流泪,兵荒马乱的,儿子万一又跑出去该如何是好?欧阳美看出母亲的心思说:“妈,也该给哥定门亲了啊!”母亲顿时醒悟,决定为欧阳飞定婚。

母亲对欧阳飞说:“飞飞,娘帮你定门亲事吧?”

“什么亲事!”欧阳飞语气生硬。

“你也长大了,也该娶个媳妇了啊!”母亲生怕欧阳飞不明白。

“你要娶就自己娶吧!我不要!”欧阳飞没好气地回答。

母亲说:“那伤员送你的‘翡翠蝴蝶坠’我可要拿一只去作定情物了哦!”

欧阳飞一听,死活不肯:“不行!我要拿去寻找将军的!”

母亲说:“好!好!我不送,我帮你留着。”

正月初二,父母叫16岁的欧阳飞去舅舅家拜年。在那里,父母已经为欧阳飞物色了一位姑娘。

姑娘叫叶琴,年方14岁,瓜子脸,柳叶眉。知道有人来相亲,就躲在厅堂里间的闺房里不肯出来。

小姑娘害羞,不敢与欧阳飞见面,却在房间隔板的小窟窿里猫着眼偷看欧阳飞。

英俊潇洒的欧阳飞稚气未脱,可已青春荡漾。姑娘一观望,脸颊顿时红晕飞翔:这或许就是未来的贴身郎?叶琴脸颊绯红,心头像有小鹿似的砰砰的撞。她对着镜子拨弄刘海,一边歪着脑袋反复的端详,心潮激荡。

欧阳飞只知道自己是来拜年,也没有见上叶琴,这门亲事他还蒙在鼓里。

而叶琴远方的表妹朱鹮今天也来拜年。朱鹮12岁,长得与叶琴非常相像,像是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朱鹮听父亲说过,正月里有人来与表姐相亲,要她去认识认识。她既兴奋又好奇,端茶送水,嘻嘻哈哈,跑进跑出特别殷勤,时而眯着眼,斜着脑袋笑嘻嘻地看着欧阳飞,仿佛是要看穿欧阳飞的一切。

吃完了饭,欧阳飞跑到外面去玩了,朱鹮也跟在后面屁颠着。

正月里,人们穿红着绿,提着小篮子外出拜年,篮子里放着一包包糕点,上面盖上一块羊绒花布,三五成群、来来往往,非常热闹。

老人们留着山羊胡子、穿着长衫、叼着旱烟管,双手捂着篾制火炉坐在太阳底下取暖晒太阳。

几个小孩也提只火炉,蹲着身子将黄豆放在火炉里煨,等黄豆“啪”的一下炸裂了便往嘴里送。高级一点的就是火炉里放个铁瓶盖,再放些黄豆、红糖一起煨,小嘴巴不停朝火炉里面吹,边吹边檫着眼泪。红糖咝咝地融化,冒出了一个个小气泡与黄豆融合,冷却后就是红糖裹豆子,味道香甜又松脆。眼看马上可以尝鲜解馋,谁知旁边顽皮的小鬼眼看得妒忌,丢进一个小鞭炮,“啪”的一声,炸得瓶盖翻了个屁股朝天。于是双方拖着鼻涕扭打、追赶,孩子们你追我赶,东逃西窜,炉灰随风翻转。朱鹮看得笑得直不起腰来。

12岁的朱鹮长得似一朵毛茸茸的蓓蕾。她脸庞圆润、皮肤皎洁、细柳弯眉,很是逗人喜爱。

欧阳飞看着朱鹮可爱的模样,递给她一块芝麻糖问:“朱鹮,你是哪里人?”

“安吉的!”朱鹮声音响亮、甜脆。

“哦!安吉在哪儿啊?”欧阳飞确实也不知道安吉在哪儿。

“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安吉就在安吉嘛!咯咯咯……”朱鹮爽朗回答。

“哈哈!是的,安吉就在安吉!”欧阳飞苦笑起来。

朱鹮嘴巴很甜蜜,有事没事都叫欧阳飞哥哥。欧阳飞拿些冻米糖、炸薯片给朱鹮吃。朱鹮吃完伸手又要吃。

此时,两个拖着鼻涕的小鬼一边打斗,一边追上来,朱鹮不断往后退,“扑通”一下被撞进了路边的池塘里。

欧阳飞一看,转身跳进池塘,一把抓住朱鹮拖了上来。

两人上了岸,刺骨的冰水已经浸透了全身。朱鹮呛了几口水,冻得像只簌簌发抖的落汤鸡。她见是欧阳哥哥救了自己,哭着搂住欧阳飞:“哥哥,呜呜……”欧阳飞看朱鹮可爱又可怜,一把抱起了她,往家里走。

欧阳的壮举赢得了众人的赞许,更让叶琴父母喜欢不已。

正月一过,父母选定了欧阳飞与叶琴的生辰八字,写好龙凤贴,送上了彩礼,请媒人、办宴席,为欧阳飞定了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人违背。可欧阳飞对这门亲事并不满意。

 

时下军阀割据,战乱连绵,族群纷争,弱肉强食,百姓生活苦不堪言。

欧阳飞想到被“夜来香”欺负、酒店老板的辱骂,愤愤不平,穷人怎么总受有钱人欺凌?他想再次远走高飞,出人头地。他要报仇雪恨,不再让人瞧不起。可叶琴家嫁妆已经做好,就等来年双方成婚。

 

1928年6月的一个中午,阳光火辣辣的,路面烫得不能站立。

18岁的欧阳飞怀揣“翡翠蝴蝶坠”,穿上草鞋,与同村的伙伴李刚一起帮财主徐文浩挑租谷到丁埠头小溪边,去那里装竹排运粮谷。

李刚比欧阳飞大几岁,父亲已去世,母亲远嫁到了丽水山区。李刚不愿跟随母亲,独自在家颠沛流离。李刚暗恋着欧阳飞的妹妹欧阳美,却又不敢说明。

由此李刚经常来找欧阳飞,两人形影不离。每次李刚找欧阳飞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望的是欧阳飞,惦记的是欧阳美。欧阳美的笑声、身段都令李刚着迷,看不到欧阳美心中总是空荡荡的。这相思之苦不知何时会有个出头之日。

一次,李刚硬着头皮找到欧阳美,满肚子的话却全卡在了嗓子眼里,他涨红着脸开不了口,就连笑都不那么的自然。最终李刚憋出了一句:“欧阳美!嘻嘻……你真漂亮!”

欧阳美瞪了李刚一眼:“干嘛?傻样的!”吓得李刚再也不敢开口与欧阳美说话。

有人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除非蛤蟆变王子。”

李刚母亲知道了缘由,告诉他:“缘分嘛就是多做一些让女孩子满意的事,不然是不会有缘分的。不过,小青年专门在女人面前献殷勤会让人瞧不起的,你还不如拿出点才气,改变自己,用不着在女孩子面前低声下气。男人有学识、有才干才会讨得女孩的欢心。如你有建树,又会宽容姑娘,她们才会爱慕你。所以你要拿出点实在的东西才行。”

李刚觉得母亲的话很有道理,牢记在心,他想脱胎换骨,改变自己的处境。

 

一路上,两人挑着一担稻谷有些吃力,两只箩筐装了近百斤的稻谷,压在他们稚嫩的肩膀上,步履有些踉跄,汗水不住地往下滴。

寂静的原野时而发出阵阵的蝉鸣,空气像是凝固了似的。他们边挑边歇,经过几个小时的肩挑步行,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交完差后,他们来到小溪洗了个澡,坐在树影下乘凉歇息。 两人目睹现实的残酷,经历了生活的艰辛,对人生的未来,又一次产生了美好的畅想与憧憬。

欧阳飞很怕家里给他娶媳妇,他对李刚说:“我们还是出去参军吧,我要去找找那位‘上将’,将来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回来看看谁还敢瞧不起我!”

李刚笑笑:“上哪儿去找?没个地址你能找着‘上将’?我更不行啊,连你妈都瞧不起我呢。去吧,路是人走出来的,如能在“上将”手下当个差。说不定,嘿嘿……”李刚思忖着,不改变自己,很难得到欧阳美的芳心,他很想闯荡一番,改变自己的窘境。

俩人一拍即合,也没多加思索,将扁担、箩筐藏到附近隐蔽的树丛中。步行来到兰溪城里,找到那个义乌会馆。

经过报名登记,测量身高及简单的体检,主考官说:“小青年,一切顺利,你们将进入国民政府警卫团卫士营,列为初级上等学兵。”

李刚一听高兴地跳了起来:“呵!怎么就这么容易!”

欧阳飞说:“嘻嘻,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凡事畏畏缩缩是很难成大事的!”

第二天,他们上了车,派送到杭州笕桥营房,进行了6个月的封闭训练。

来到笕桥营房,眼前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感到新鲜、兴奋:军营、操场、伙房、器械、军装……。

新兵教育是严格的,每天拂晓起床,训练项目是:跑步、出操、平台、天桥、刺枪、国术、铁杠、木马、双杠……

训练时间一长,他们又觉得有些单调与枯燥,有些人经受不起这样训练,想借机逃离了。李刚与欧阳飞不怕吃苦,他们心中充满希望,对未来充满憧憬与梦想。盼望自己的前程从此能够灿烂辉煌!

早饭后又是二操二讲堂。晚饭后才可以打球、游戏、歌唱。这才是新兵最快乐的时光。那时官兵待遇还算优厚,大家也就习惯了军营生活的枯燥。

“立——正!”随着一声口令, 教练官一扫视,狡猾的李刚马上挺立,可欧阳飞还是慢吞吞,姿势没有摆标准。教练“嚓嚓……”跑了过来,朝欧阳飞腿上重重地踢了一军靴,疼得他直呲牙咧嘴。欧阳飞强忍住泪水。李刚在一旁偷笑窃喜。

欧阳飞初次闯荡,开阔了不少眼界,同时也感受到国民政府警卫团卫士营的军官,不与士兵同甘共苦,长官意志严重。他们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经常体罚士兵,思想教育作风粗暴,所以尽管军营戒备森严,还是时有逃兵发生。

欧阳飞想,这个世界怎么都这样不平等?为了前程他还是充满信念,极力容忍,刻苦训练。欧阳飞又多方打探那位“李将军”。人们取笑他:“你这大海捞针,白日做梦。就算你找着,人家能见你?”几次三番后,找上将这事欧阳飞也就死了心,丢在了脑后。

19岁那年,欧阳飞调南京三牌楼警卫团,服站岗勤务。不久,又选入海陆空三军总司令侍卫纵队当了一名下士侍卫。年轻的欧阳飞心里非常满足,他终于拿起了枪,成为一名军人了。

李刚派往离汉口不远的武昌旧眷军署里任职,他会看长官眼色行事,总得到上司的喜欢。

一些军官太太经常提着大包小包,进进出出,李刚嘴巴甜,手脚勤快,笑呵呵地帮她们买菜、提水,送医、取药,博得官太太刮目相看,满心喜欢。

 

欧阳飞的“失踪”,害得父母多年来茶饭不思。他们到处打听儿子的下落,却始终音信杳无。工作稳定后,欧阳飞才写信给父母,告知一切。

日思夜想的父母见到儿子的来信,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但父母始终担心儿子会否出事,担心他会否受苦,会否……。

欧阳飞后来又升中士副分队长,相继担任南京国民政府、总司令部、军校、蒋公馆、富贵山炮台等地服站岗勤务。欧阳飞想不到自己还能为总统站岗,更是惊喜万状!

 

叶琴天天长大,再不出嫁可要成老姑娘了。亲家也经常冷嘲热讽起来:“兵荒马乱,可别害了人家的姑娘!”急得欧阳锦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欧阳锦反复写信催促欧阳飞回家完婚,也可了却一桩心事,可始终没有欧阳飞的回信。

欧阳锦背着个罗锅,佝偻着身子又去叫来欧阳飞舅舅商议:“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小子来了一封信就连屁也没有了,你说咋办呢?”

舅舅捋着山羊胡子,看着姐夫那憔悴的模样说:“你再写一封信,就说父亲病危,速归!”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欧阳锦觉得此举可行,立即照办。

欧阳飞接到家里的来信,想到自己孤身在外,也体验到了现实的残酷,不时想起儿时父母对他的浓浓爱意。看到父亲病危,心里很是不安。对自己曾经的一些逆反举止感到愧疚。

21岁那年,欧阳飞奉父母之命,终于告假回家,一看父亲只是驼背得比先前更厉害了,却没什么大碍,也就放了心。

父母不断央求、催促欧阳飞与叶琴完婚,欧阳飞知道被父母骗婚,想想自己的固执有些愧对父母,只得勉强答应。

 

结婚那天,叶琴似出水芙蓉,婀娜多姿,洁白的脸蛋轻施粉黛,红底绣花的新娘衣,衬托起微微起伏的胸脯,绽放出少女特有的妩媚,飘散着些许脂粉的香味,眼前分明是一朵含苞的玫瑰。

美貌的叶琴,却没有引发欧阳飞多少爱意。完婚只是为了完成父母的使命,好像不是为了自己。就这样,新郎、新娘匆匆走完了婚礼。

欧阳飞对新娘没什么印记,更谈不上什么爱情。脑子却无端地浮现起叶琴的表妹——朱鹮,她那天真、可爱、乖巧、纯净的倩影却留下了光鲜的印记。

母亲要欧阳飞将“翡翠蝴蝶坠”给新娘戴上,欧阳飞笑笑,算是默许了。

母亲掏出一只小布包,小心翼翼地打开,取出一对‘翡翠蝴蝶坠’递给叶琴一只:“这对蝴蝶分开两只,合起来是一只,这只就给你,象征你们日后比翼双飞!”

叶琴接过“翡翠蝴蝶坠”喜得合不拢嘴:“啊!真精美!”母亲笑呵呵地将“翡翠蝴蝶坠”挂在叶琴的脖子上,坠在胸前!

 

年轻英俊的伴郎何云是欧阳飞的表兄,他长得细皮嫩肉,又有文化,一身书卷气。在欧阳飞完婚的那些日子里,何云天天跟在欧阳飞后面问长问短,要欧阳飞带他一起去参军。

何云问:“表弟,你与李刚在南京谁混得最好?”

“我们都还可以!李刚与长官的关系好得没说的。不过我有可能为总统站岗!那将是多么的神气?呵呵!”欧阳飞很是得意,听得何云心里痒痒的。

“你这次一定带我去,我肯定会比李刚混得更好!”何云陷入美好的憧憬,一脑子的想入非非。

谁知老妈听不下去了,操起菜刀拍起了栈板:“好个屁!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知道不?”

老妈从锅台前走了过来:“你们听着,衙门钱一筒烟,生意钱在眼前,田地钱才是万万年!”他们遭到欧阳飞母亲的一顿臭骂!

母亲又说:“欧阳,你这次娶了亲,也成了家了,以后别再出去了,总不能把叶琴一个人丢在家里吧!”

欧阳飞不甘心,他想为总统站岗放哨的,怎么能不去呢:“妈!那我就带她一起去南京吧!如果我能找到那位上将伤员,他会帮助我的,你就放心好了。”母亲听了欧阳飞的话,一脸的无奈!

婚期一满,欧阳飞便带叶琴重返南京,表兄何云也与欧阳飞一起同行。老两口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不住地摇头叹气:“唉!儿大不由娘啊!”说完偷偷地抹了把眼泪。

 

欧阳飞到南京总司令行营不久,就随队出发,调往了汉口行营服站岗勤务。欧阳飞为总统站岗的美梦顿时破灭了。

表兄何云有文化,机遇也不错,到了南京队部不久就一路顺风,当上了上士文书,继升准尉特务长。后又参加军官高级教育班(少校以上)受训,结训后担任了少校营长。原来这军官高级教育班才是选拔人才的摇篮。

在台儿庄战役中何云负了伤。伤愈后,何云到了福建建瓯县四十六补训处,任中校处员兼军官队长,继升特别党部上校书记长。可谓是一飞冲天!

22岁的欧阳飞在汉口赛马公会任中士副分队长,继任枪前哨,并没什么长进。他最后才知道,在国民党当警察是没有前途的,还让人瞧不起。

何云、欧阳飞、李刚三人的理想、前途、命运瞬息万变。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