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家中隐藏个陌生女(原创)  

2007-01-09 19:22:41|  分类: 纪实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中隐藏个陌生女

 

一枕黄粱

 

博客文章写累了,本想休息几天。于是我对网友说:“朋友,新日志在怀孕中!”

今天可怪了!我在无意中突然“早产”了!就是下面这篇哈!

话说很久以前,不过不是古代!我去聊天室闲逛,第一次来这儿真有点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莫衷一是。只见成排的网名与留言条一起在滚动。什么话都有,也没什么忌讳的:

“MM你好可爱啊!真漂亮呵……”

“你老公在家吗?……”

“征聊!征聊!衡阳的有吗,找衡阳的!”

你听,怎么着?老公不在家你去得了吗?MM漂亮你见着啦?我看就那位找衡阳的最实在,他可能想就地取材!

那么,我找谁聊呢?全都素昧平生,无从下手啊!

于是我胡乱打了个“你好!”上去,可就是没显示。提示说,要我等三分钟,哦!原来这样!那就等呗!

其实我当时也没点聊天对象呢,你说,这“你好!”跟谁好啊!

过会,跳出一行字:“雨虹对一枕黄粱说:你好!”

怪了!怎么我没下饵就起钓啊!于是我再次撒出了那个:“你好!”

没等我打出下文,另外一个“你好!”又跳将进来。这时我乱了方寸,手忙脚乱起来。这么多人呀,这下我该跟谁聊哇?

于是我就点看他们的资料,如果年纪太轻的,先靠边站。两性混淆的,得多长个心眼,千万别让对方耍了!

没等我看清谁是谁非,字幕上又刷刷跳了过来:“说话呀!你忙吗?”“看来,你的朋友太多了,祝你们聊得快乐啊!”

天那!我还没来不及聊上,到那快乐啊?唉!怎么这样说话啊!

于是,我打出一行字:“对不起!你先到我博客里看看,现在我有点事了,或加我QQ吧!”

我匆匆逃出这让人乱套的聊天室。

半年以后,就在圣诞前夕,谁知这个雨虹在我QQ上留言了:“黄粱,真是太喜欢您的文章了,我看了好多遍,就是练打字的时候也照着您的文章打的,希望多出作品,但也要注意身体呀。你“怀孕”就慢慢怀吧,别早产啊!祝你圣诞快乐。”

哎哟,原来她隐藏在我家半年多了啊!

这时我想起那位雨虹,我说:“呵呵!感谢你的赞赏!在我博客中留言的‘匿名’是你吗?”

雨虹:“是的,不好意思露脸呀,说话的水平太洼。但我经常到您的香格里拉观光。喜欢您的文章,回味无穷啊!能教教我吗?”

“哈!别那么客气呀!你喜欢我的文章就是我的文学知音!你喜欢我的根艺就是我的艺术知音啊!

雨虹说:“向您请教个问题:那些评论你文章,有头像的“真人”,他们都有自己的博客吗?”

“是的!有头像的人,他们都有自己的博客!不过他们也不全是“真人”,也有些“假人”的。” 

雨虹说:“圣诞节踮着脚尖,轻快地向我们走来,她最珍贵的就是让人们摆脱寒冬,重归温馨的祝福。圣诞节的到来也让我想起您——尊敬的黄梁老师。让网络带去我真诚的祝福:‘顺产’作品,身体健康。”

“呵呵!多谢!多谢!我也祝你天天快乐,我也希望自己早点‘顺产’!”  

雨虹说:“你辛苦的了。”

“不辛苦,寻找乐趣嘛!现实中,我们隐藏自己,把快乐让给领导,网络中,我们显示自己,把快乐留给自己!不过我没看见你在我文章后面署上你的名字啊?”

雨虹说:“没有,不敢比画。哈。。。。。我就在这里和您说话了,现在还没胆子呢。我每天都进去看的,每天都练打字。”

   “哦,感谢你的关注!”

雨虹说:“你的《小哈巴发情》我都打了好几遍了,文章很逗啊!我练字、观赏双丰收 ”

 “哈哈!祝你五谷丰登、秋收冬藏哈!我们互相学习吧!其实有些留言 我也看不出谁留的。他们没博客,所以都是“匿名”的了 !”

雨虹说:“如果有博客就一定能看出是谁来了? 我对博客是陌生的 。”

“是的!能看出来,朋友之间我们都很熟了。博客要写文章!这几天我都不想写了。”

雨虹说:“是的,写文章要有生活 、要有素材才能写啊。可我也有生活,怎么写不出来啊?”

我说:“你说得对极了!要向生活要素材,我想你能写的!”

雨虹说:“你能说说怎样写文章吗?在博客里如果我给你留言,能看到吗?”

   “能看到。写文章其实就是我手写我心嘛!”

雨虹说:“点击给您留言人的名字,能看到他们的博客?”

 “能,我的朋友的博客都很精彩的,你可以去看看。反正我的朋友心眼都很好,我就认心不认人!总之心好一切都好!”

雨虹说:“你的《黄泉路上又回头》那篇文章,我看后很激动,“文革”我赶上了,那时的记忆很清晰的,动乱的年代啊!”

 “是的,你应该知道了!”

雨虹说:“刚开始认识您,我很紧张的啊!”

 “那又是为什么? 也许你不知道我的底细吧!”

雨虹说:“记得我们第一次是怎样认识的吗?”

 “聊天室里吧 !对吗 ?”

雨虹说:“是谁先说的话 ?”

 “那肯定是我吧!” 

 “不 !是我 !”

 “哦!当时你说什么啦?我都忘记了啊!”

雨虹说:“在我的记忆里是没有主动和别人说过话的,那天,我去了聊天室,知道要等3分钟才可以征聊,我当时想了片刻,终于下了决心 主动去点了一个人,那就是您, 当时就看您的名字很入眼。就这样我们直接就上了Q 了!”

我说:“呵!写文章的材料来了。你不说这事我还不知道啊!”

雨虹接着说:“过了几天后,我们才说话的,我看您的头像是真人的,觉得新鲜,就问您,是不是您自己呀? 您说,当然,不是自己就没意义了 !”

我说:“是啊!人与人之间应该诚实嘛!你骗得了今天,骗得了明天吗?何况骗人也没多大乐趣啊!诚实是我长期形成的做人准则!”

雨虹说:“您给了我博客的网址,我很陌生的,一直没点开。后来终于的进去了,我一看,那里真的是一个精彩的世界啊!于是,我经常去你博客里面,我为自己认识您感到欣慰!”

 “哦!原来你在我身边隐藏这么久啊!”

雨虹说:“为自己那天在聊天室的“破例”决定感到庆幸,哈! 多好的老师呀,我可以长期的“受益”了。哈哈,在羡慕,敬佩你之后我也有一种紧张的感觉,就是不敢和您说话的,感觉我们的距离很远 ……”

 “哎呀!你说得让我不好意思了!我是一位普通教师!没什么特别之处,我很平常啊!”

雨虹说:“我知道,现在好象距离拉近了,真的,主要还是您的文章吸引了我 !”

雨虹又说:“好吧,以后我放开些 ,哪怕说的错了,不要笑话我的啊 !”

“不会的,既然有了信任,随便说就是了。”

雨虹说:“你的根艺很好,我也看了。记得有个您命名的“吼”我很喜欢,很形象。哈!我现在怎么没找到啊!”

 “有的,在相册中,要翻页才能查到的!也许在后面吧!”

雨虹说:“好,等我再去细找找! ”

“雨虹,我非常感谢你!你的真诚,让我好感动!”

雨虹说:“怎么你乱感谢的啊!我应该感谢你才是啊!”

我说:“不,不,今天你给了我一件最好的礼物。应该我感谢你才是!”

雨虹说:“是圣诞祝福吗?”

 “不是。我们的对话就是一篇文章啊!哈哈!”

 “哈哈,原来文章是这样写的哇!”

 “是的,能让人感动的事就是文章啊!我肚子里本来怀的不是这个“蛋”,让你一捅,这篇文章就出来了,不谢你还谢谁啊!哈哈!”

 “哦!原来文章是这样写的啊!哈哈!!”

就这样,我想下的“蛋”没下,不想下的“蛋”下了。而且“早产”啦!

雨虹半年来的举止,的确让我感动!由于雨虹没有自己的博客,后来也就一直没有遇上!不知他是否还隐藏在我家中。

我想,人之所以快乐,不是因为得到的多,而是因为无意中给别人付出的多。财富不是一辈子的朋友,朋友却是一辈子的财富!你说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89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