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博客沙龙——人物详志篇》 (原创)

2006-09-25 09:21:38|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怪猪”黄月义

 

一枕黄粱

 

 黄月义来了,他摆动着两只蒲扇般大的耳朵,摇头晃脑得来到我家,别笑,那是他的头像。不过好端端的自己头像不放,偏找个猪脑袋来顶替也够怪的。他一进门就说:老兄,我是一头识字不多的笨猪,是猪眼看世界,猪脑想问题——-简单。望多包涵!!我说,简单点好嘛!笨也不错啊!你说我这话多别扭!!不过世间的事看得太清了心就不顺,自找痛苦与烦恼啊!看来他的“猪脑哲学”的确是个“护身符”。不对,得去他家瞧瞧,猪脑怎会搞出个博客来?

 先看看相片,呵!原来这猪喜欢逛公园,看上海夜景,还去东方明珠塔下溜达。再看看猪日志,原来他有做人的底线啊: 1、不加黑社会。2、不吸毒。3、不赌博。多简单而基本的底线啊!可是就有人做不到啊,他还说,一个简单的行动,胜过100次伟大的空想。你听多简练、概括、发人深思!!难道这头是“怪猪”?

 一天,黄月义看完我的《小哈巴发情》一文,包着嘴不住地笑,就是不说话。我说,你笑什么笑?他说,不说,不说。哦,既然你问了,我就说吧,他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这不是明说我不是小狗,怎么知道小狗的快乐吗?我说:子非我,焉知我不知鱼之乐也!这哪儿是猪脑?简直是电脑——什么都知道啊!!

 

 

(原《博客沙龙》已超过五万多字的上限,不能再编辑。特推出《博客沙龙——人物祥志篇》)

(集腋成裘、滴水成河,但我只在远程扫描,遥控勘探,如有盲区,请提供你的亮点,充实完善成小说。  其他人物将逐步登场亮相。  编者:一枕黄粱)

 

 

 

 

 

 

我们的“娇大爷”

一枕黄粱

 

我们博客中常有乱套的事:17岁的“娇大爷”, 女。上海人,高三学生,满屋子都是糖果。我真担心这大爷的牙齿啊!大爷不分男女老小一概都叫“宝贝”,可不,他来就说:宝贝,娇娇过来看你啦!真的支持呀!!无敌的支持,宇宙的支持!!挖哈哈!!!你听听,大爷多有诚意,无边的诚意啊!不过大爷的笑声是临时“挖”出来的,也许年纪大都这样吧。我想看看大爷的“芳容”可只有“0张”。一看大爷的墙上竟写着:娇大爷万岁!万岁!!万万岁!!!可能是大爷太快活了,越活越想活吧。再去瞧瞧大爷的日记,原来大爷不喜欢做作业,居然在与蚊子吵架:今天姣姣难得没有作业.挖哈哈,很早就上网了TNND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上的好好的,我家居然出现了讨厌的蚊子。把小姣姣咬的痒死我了,脚脚上好大好大包包,短短几分钟,我就被他们咬了8个大包包,好大好痒呀..……一边上网还要一边抓痒,TNND,姣姣现在痒死了呀……死蚊子,姣姣迟早要把你们全部打光光.。痒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TNND... 谁来帮姣姣抓抓呀!大爷发出了紧急求助。其实蚊子找你,是你有人情味嘛!亲热一番也是好事啊?你再听听,大爷统计蚊子的罪行的数字多精确。你听了大爷的话,闻出什么味道了吗?我到闻出了大爷满嘴的奶味。

 

 

(原《博客沙龙》已超过五万多字的上限,不能再编辑。特推出《博客沙龙——人物祥志篇》)

(集腋成裘、滴水成河,但我只在远程扫描,遥控勘探,如有盲区,请提供你的亮点,充实完善成小说。  其他人物将逐步登场亮相。  编者:一枕黄粱)

 

 

 

 儿子的影子

 

一枕黄粱

   

 

“所欲随心” 302,国字脸,戴一付眼镜,文静英俊、相貌堂堂。但他的眼睛与大脑的装备是用显微镜观察世界的,有时还使用多排螺旋CT与核磁共震。他做任何事情力求完美,稍有偏差难以心安。周围的人和事经过他的眼睛与大脑扫描、过滤之后总是耿耿于怀,非得将它修正不可,这也是“所欲随心”的来由。这样一来 他的情感生活够他有苦吃了,试想如此纷繁复杂的世界皇帝也奈何不了啊!

他与荷花很有交情,文笔细腻、灵秀,秉承朱自清嫡传。看来在这自由王国当个君主到也不错,任凭他策马弛疆的。看了他的《夜静思》通篇理想、抱负、孝心、诚挚在文中流淌!!!大小伙非常崇拜历史学家、古文学家季羡林,说话也咬文嚼字俨然像位老学究,他曾说,能读懂你的文章,自然是你的朋友.能读懂我的文章,我到希望你是我的亲人。话是不错,但曲高也会和寡啊!世无完人,老学究也知道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附”的现实。

“所欲随心”性格内向、情感内敛却丰富。却很难潇洒地展露、体现个人自我价值,由于自尊心过强,长期饱受情感压抑,形成小心谨慎、多疑善变、喜怒无常的多重人格,做事急躁无耐性,但是本性善良、淳朴, 富有正义感。开心时他一会叫我老头子,一会又叫我大哥,又邀请我玩游戏,真的是随心所欲。他还说:我也要改变一下文风,学心莲念阿弥陀佛,去旺财家检块金砖,再去美人谷看蝴蝶。别着急,发挥自己的强项,厚积薄发啊!!

“所欲随心”与我儿子同岁,性格相似。由此,他让我想起了我的儿子,我儿子中专毕业,没上过大学,全靠自学拿下了电脑高级程序员证书,后来居然考上了研究生,现在就读上海交通大学博士研究生,专攻密码学与信息安全。我想:内向的人有内向的长处啊!!但他们在低层位置是很难实现人生价值的。

我说:“所欲随心”我是在远程扫描,遥控勘探啊!!不知我的说法是否确切,你更快说明,以便再次修饰。后来“所欲随心”发来传真说:谢谢黄梁叔叔的谬奖,所谓"穷者独善其身"说起来笑话,我也曾考过研究生的,可惜银子有限,成了心中永远的痛.调整自己的过程很艰辛和痛苦,选择和放弃也很难,人微言轻,当然要承受更多的压力.但我在坚持,不敢轻言放弃,因为有许多责任要担.你对我的描述稳//狠,我的确外冷内热,心思细腻.极象一只刺猬.

呵呵!发挥你自己的强项吧!鲜花、阳光在向你招手啊!!!切不可用再显微镜观察世界啊!!

 

(原《博客沙龙》已超过五万多字的上限,不能再编辑。特推出《博客沙龙——人物祥志篇》)

(集腋成裘、滴水成河,但我只在远程扫描,遥控勘探,如有盲区,请提供你的亮点,充实完善成小说。  其他人物将逐步登场亮相。  编者:一枕黄粱)

 

 

 

 

老成热情的小伙

 

一枕黄粱

 

“京辰” 河南人,二十出头。这小子很帅,但善于布施“迷魂阵”我去他家几次,简直让他蒙晕了:资料是写男的,但配一个女人的头像你不细心就会叫小妹或阿姨。我反复检查了了他的照片、日志各项“指标”,才证实确是男性。

一天他跑了过来说:“老师,你家宝贝真不少啊!”大概是看了我的根艺作品了吧!后来他把我博客的里里外外看个遍留下了许多点评,这一点却点出了我的新灵感啊!让我添色了不少。

     京辰少年老成,是一个有思想、有抱负的青年 ,他对大学生活现状 ,搞不清,闹不明: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大学生书兜里掏出的是小人书、漫画书?为什么大学校园里男、女恋人老公长、老婆短,众目之下搂搂抱抱,亲亲吻吻?为什么男同学就爱留了长发、染绿或者染红几根毛作起了歌唱天王,为什么女同学就爱说话嗲声嗲气,难道这也成了"时尚"不成?为什么走出校门的天之娇子们,一个个桀骜不逊,这就是"彰显个性"?为什么走出校门的大学生莫衷一是,并不能立即走上工作岗位?为什么我们的大学生在校园里学不到"恭、谦、礼、俭"?为什么我们的大学生在校园里没有学会"面对"和"生活"这两个词?为什么在我们的校园里有"只要交钱,不管人在不在,都发毕业证"的事情出现?……

“京臣”还待人热情,像我们这种人只能在死树桩上做点文章。最多是化腐朽为神奇罢了。但最怕的是洋鬼子的文字,看英文简直是看天书一样,在博客上更体会到文盲的滋味:做个时钟变死钟、视频发疯、音响罢工。看看人家的只能眼红。后来我的文章多了,看人家文章列表一目了然,有一阵眼红,我问京辰怎个制作方法,他居然是个热心肠的青年,我的一句话,竟然帮我制作连接送了过来。这小鬼

能不让人喜欢么!!

 

 

 

 

 

 

降神记

 

一枕黄粱

 

    孙悟空出师后方寸山菩提老祖又收了个新徒弟。这人祖籍福建,年方23,法号“方寸法神”。

上次小神来我家就念念有词:“大叔活得好精彩哦!”吓出我一身冷汗,谁知道他下一步会念什么呢?后来我去他家打探虚实,原来这法神是在网上织认菩提老祖的,网络游戏功夫非同小可。在他修炼的博客方寸山上居然刻上一首诗:四方灵台观世人,一寸净土避红尘。道法无边天聚雷,人神魔界随手封。原来他在方寸山专攻“梦幻西游”早已出神入化了,最拿手的技能就是五雷咒和各种符咒。真是了得啊!!

这可急坏了小神的父亲,其父极力阻止小神修炼,整天念念叨叨,惟恐小神沉迷不拔,这也不无道理。小神无奈,特来请我出山。

我说你通过 自己的观察、实践、体验的方法与师傅进行合作、探究、并进行动手、操作、是修炼成功的最佳途径。成就感又产生操作的兴趣与动力。这是一条获取知识、形成技能、终成正果的最佳途径,也是创新能力形成的必由之路。但前提是先保障生存的物质基础。就是先念好书,掌握扎实的基础。没吃没喝神仙也会饿死的。叫你爸加我QQ我跟他说。

    小神满心欢喜,看了前面丢了后面,拿了我的博客真要自己父亲向我学习了,还叫父亲也上博客乐乐,可见小神的机灵!!一天小神神情沮丧对我说:嘿嘿,我爸爸已经看过你的博客了,反正他什么都不懂,我让他跟你学学!谁知他电脑都打不开,怎么可能玩QQ!

看来父子门派各异,奈何不了他了。于是我帮小神父亲重念了一段咒语内容是这样的:前提是先保障生存的物质基础。就是先念好书,掌握扎实的基础,没吃没喝神仙也会饿死的。……。这样反复念叨了几遍之后小神的五雷咒和各种符咒才慢慢销声匿迹。

“神”终于""了,这应该算我帮了小神父亲一次大忙吧!!因为我也会念符咒,不过与他爸念的不一样!!哈哈!!!

 

 

飞翔中的“心怡”

 

一枕黄粱

 

“心怡”是个北方小伙,但像似杨白劳的女儿,满头白发,也许是时尚吧。照片内容全是童话世界一般。他酷爱音乐,当然是带“爱”的曲子。什么叫快乐?“心怡”说就是掩饰自己的悲伤对每个人微笑。道理是这样,但这可太亏待了自己啊

    上次他来我家,说是来学习的。其实“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啊!!共勉吧。他看了我的《遭遇“板凳”》后,问我文章里面的所长是否在开采有色金属?果真让他说到点子上了。

但是“心怡”变了:論壇的朋友說他和以前不一樣了,好像成了另外一個人。原先他很會理解人,從來不與人爭執,從來説話不帶髒字,更不會高談闊論。可現在他已經變成了論壇老江湖了。經常的與人爭吵,偶爾還發洩一樣的吐出髒字,更有時說些不着邊際的廢話。他給自己的簽名檔裏扔進的一句話:他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人就是这样,经历、体验多了,内心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心怡”思想也变得逐渐成熟。論壇上的事情讓他變得單調了許多,苛刻了許多,少了許同情,憐憫。这也许是见怪不怪的原因吧。现在他游走在新聞的中日論壇上,喜歡與,媚日者相互攻擊,喜歡對看不順眼的網友發表苛刻的評論,不計後果。如今該得罪的都得罪了,不過也有那種不打不相識的朋友,還有自始自終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們語言單調,但是立場卻永遠相同。這都是大浪淘沙后的精英們,都有一個共性:戀舊!他的这种变化是迈向成熟的过程。

   博客是他的心理垃圾場,記載了喜怒哀樂,與論壇不一樣的安逸,愜意。因爲這裡不會給你麻煩,這是空間、小窩。有好的鄰居,時常的串串門。黨你偶然的出現在別人的文章裏時會覺得非常開心。这就是最真實的、回歸本質的“心怡”。

 

 

 

忙乱中的阿庄

 

一枕黄粱

 

 

 阿庄,徐州人氏,喜欢小狗,自己的博客头像宝坐居然也让位于狗狗爬着。他是位才子,很有爱心,待人随和、憨厚、心地善良、热情,与他交朋友准没错。茫茫网海、遥遥千里,你怎见得?我说:言——心声也!!他说自己:胸无大志,知足常乐。简单是福,与世无争。人都说自己有能耐的多,这样评价自己的少见,却更显可爱。诚实的人当然是个宝贝,但“老实”不客气!!活儿就得多干。

 你瞧瞧他的这首诗多棒,一个忙乱中的阿庄跃然纸上:

 

手机在闹钟之前首先开唱

公交与宝马的对骂在车流中回荡

踏着铃声把脑袋扛进办公室

包与桌接触发出闷响

 

老板用电话激活未醒的心脏

拿起文件如点钞机一样

然后可着劲儿要把键盘敲碎

最终跳起来无奈骂一声娘

 

电话铃声一浪一浪

楼上楼下一趟一趟

反反复复莽莽撞撞来来回回叮叮铛铛

一直到下班铃响

 

和一群叫做朋友的人汇聚路旁

端一杯劣质酒共同碰响

接着把它洒进歌厅寻找回忆

让崔健借我的摇滚歌唱

 

无人无车的街上把世界摇晃

认清家确定床和衣而躺

寂静中听到的还是喧嚣

非常努力地要把美梦续上  

 

 他竟把身边烦闷、枯燥的点滴写出了跳跃与鲜活。我说:妙妙妙!!!脑袋一扛,却把身子丢在一旁,看你那幅猴急样?你说可爱吗?我说领导啊,这样的人你早该提拔了,别让他累死啊!!!

 

 

(原《博客沙龙》已超过五万多字的上限,不能再编辑。特推出《博客沙龙——人物祥志篇》)

(集腋成裘、滴水成河,但我只在远程扫描,遥控勘探,如有盲区,请提供你的亮点,充实完善成小说。  其他人物将逐步登场亮相。  编者:一枕黄粱)

 

 

  评论这张
 
阅读(1970)|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