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黄泉路上又回头(六)(原创)  

2006-12-16 18:47:29|  分类: 纪实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泉路上又回头(六)

 

 

一枕黄粱

 

我在收拾遗物时,突然翻到了平的最近的一封来信。我于是急切打开信。平在信中诉说了母亲自小叔回南方后,思念过度,长期精神恍惚,不幸去世。临死前两天,还闹着说要回南方去!!天哪!原来三、四十年的思念与牵挂,竟然是如此收场!怎能不让小叔痛断肝肠……!

多年来婶婶在两个男人中间挣扎,总抱怨两个老头怎么都这么长寿,要是死了一个心里也会少些牵挂、少些忧虑,少些相思,那样婶婶心里也许好消受。她总渴望能与聊得到一块的知冷知热的小叔长相守。最终望眼欲穿无时候。原来这时代的悲剧必须由许多人的痛苦来写就!!

平在信中又说:原先工作的厂子已经破产,自己也下岗,两个孩子还在上大学,家景已是捉襟见肘,要父亲好自为之。最后平又说,只要有我锅里的,就不会没有你碗里的。

我看完信,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小叔收到了这封信,知道婶婶已离他而去,精神遭受巨大的打击,觉得生活已经没有希望,更不能拖累自己的儿孙,才服下这瓶安眠药,看来情况就是这样。

就在这时,只听小叔的床上有轻微的响动,我们喊了他一声,居然听到小叔轻微而沙哑的回响,反复询问才知道小叔想小便要下床。我与堂兄一个抱起他身子下地、一个为他穿鞋。小便完后,这时小叔脑子已经有了些清爽,反复在口袋里乱摸,我问他找什么?他说要寻找他的眼镜。这时我才想起,原来小叔临死也要把婶婶的眼镜带上!

小叔醒后见到了说:“哦!你也来啦!”声音低沉而沙哑。

我说:“哎!我来已经好几天啦,你都“死”去三天了啊!我多次对你说,有些事要想开点嘛!!”

 小叔说:“只有你知道平的电话号码,你打电话再问问他,他娘几月几日去世的,我想总不会假吧?”小叔声音断续、嘶哑!

于是我马上拨通平的电话,我告诉平,可能是安眠药过期,你父亲居然活过来了。

平说:“哎!我父亲干吗走这条路啊!这两年我寄的钱是不多,但总有少吧!”

“你父亲心里装的是你的娘!你知道不?”

“知道!知道!没办法啊!以前,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没有这边的老头,我们娘俩能过那么多坎吗?我两头都不好做人啊”

“哦!那你是为老头报恩了!你娘的心思你知道吗?”

“大哥!你帮我多关照点吧,上次我不好意思跟你说,我已经下岗两年多啦!我母亲是忧思过度,去年就走了,是我不想告诉他!”

我无言,只是对小叔说了些宽慰的话。我看了看小叔,

或许过于悲怆或冲动,

也许药性失去其作用。

可能眷恋未尽又朦胧,

只好黄泉路上回头望!

这时,大家面面相嘘、倍感惊讶,四、五个堂兄弟各怀不同的心境,有的哈哈大笑,有的趁机溜掉。看来小叔留下的这堆烂摊子确实谁也收拾不了。

接下来的事更糟糕,大嫂跳将出来,冲着堂兄说:“你不是说小爷还有安眠药吗?你拿去给他再吃了啊!这样不死不活的,我可不来料理的!”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刻毒的话说得出来啊!

堂兄说:“那你自己拿去给他吃不就完了!”

原来大嫂盼望小叔早点死已经多年了。她家现在的一间房子就是小叔当年卖给她的,契约写明等小叔死后产权才归大嫂家接收所有,可直到大嫂儿子要结婚,小叔都还没死掉,大嫂确实心急火燎。最后通过协商,让小叔腾出房屋移到小屋居住,才算完了。天那!原来世界上也可以盼望别人早点死的哦!

二嫂患有糖尿病,她说:“我自己的命都保不了,她不肯料理,我也不来料理了!”真是看着糟糕,听着烦恼!

小叔儿子不回,亲邻又不理会,小叔身无分文,屋子空空如也,一半侄儿又无了踪影。今后的日子如何进行!!人与人帮一帮吧!不要冷漠、无情,不要摧残、践踏生命。是人,也有坚强,也有脆弱。不可能永远顺境,起码应该有点恻隐之心!

这时,小叔嚷嚷要喝水,几杯水下肚,残留毒素几次随小便排出,小叔正式从阴间回归。我突然想起定要仔细看看那安眠药瓶子,原来这药是两年前的,确实过期!难道他早有准备?

由于身体损害太大,没个把月调理、休养小叔是很难下床自理。如果这次小叔原本就这样死去,众侄儿做点表面文章,也可以蒙蒙生人的眼睛。可人活过来了,这表面文章就不那么做得清。

我看了这场景,如入云里雾里,本想料理完小叔后事赶回单位,这下叫我进退两难,因为我也鞭长莫及。

如果当年小叔去了台湾,如果那次小叔投了诚,也许不会有今天。但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难怪金钱、地位是那么的诱人!金钱啊!有时亲情也不敢与你高攀!!

确实小叔给我们带来的全是恶梦。在那个非常年代,由于历史问题,小辈的升学、就业、参军……全部扼杀在理想的摇篮里。他儿子平“知青”回城时也只能分配在一个集体小厂,不能进大的国营单位。我也同样大受牵连……,但我必须凭着良心,抛却个人的伤感,去善待一位古稀老人。这也许不是他的错,我们也无法去与历史去纠缠!

最后商量,让另一位堂兄顾来一位单身汉,每月付他工资,服侍、料理,心里稍作安定。(待续)

--------------------------------------------------------------------------------------------------------------------

(原创) 《黄泉路上又回头》(系列)文章链接:

《黄泉路上又回头》(一)

《黄泉路上又回头》(二)            《黄泉路上又回头》(三)

《黄泉路上又回头》(四)            《黄泉路上又回头》(五)

《黄泉路上又回头》(六)            《黄泉路上又回头》(七)

  评论这张
 
阅读(78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