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五)原创  

2006-11-23 17:22:26|  分类: 纪实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五)

 

一枕黄粱

 

亲人相聚

 

 

旧年农历二十八中午我按图索骥,一直找到舅舅的居住地。

老门卫满口的川腔川音,却怎么也听不懂我的普通话的音,一口的“啥子嘛?”“那个哦?”问了半天他也闹不清……。我给了他舅舅的地址、姓名,可他忙忙乱乱地又翻不着眼镜,哎呀!我急得直跺脚,怎么人都到眼皮子底下了,还会这么闹心!!

这时来了位女青年看了地址、姓名,与老门卫嘀咕了几句,老门卫立马朝左边楼梯一指,原来他这时才弄清醒。

我告别门卫,背上行囊匆匆上楼,来到了舅舅家举手敲了门。

第一个开门的是舅妈,一见我全副行装,就估计到是远方外甥来临,舅妈笑了,很是高兴,她喊了声舅舅的名字,说外甥来咯哦!!这时舅舅正躺在沙发里,一听说我来了,忙着起身相迎:“哦!来咯,来咯!好好好!来来来!坐!坐坐!!”舅舅嗓门洪亮,身材还是那么高大、魁伟,就是比来我家时略显苍老。他头戴一个没帽檐的平顶灰色短绒帽,国字脸、高鼻梁,满嘴不断叫好。舅妈我是第一次见到,身材精干、瘦弱、小巧,还是冲着我不停地笑。

舅舅房子两室一厅。干净、整洁,布置清雅、点缀巧妙。明亮的酒柜排列着“泸州老窖”墙上还插着几根雌鸡羽毛。厨房腊肉、香肠早已挂好。

寒暄之后才知道,三位从未谋面的表妹已经出嫁了。说到就到,这时二妹一家三口全来了,我的到来显然他们已经知道,只见二妹身材挺高,轻妆粉黛,嘴唇略施淡红色的唇膏,一脸的灿烂对着我笑。二妹夫身材敦实,待人热情、诚挚、随和。他为我又买来了毛巾、牙刷、牙膏。还将三位表妹及丈夫的姓名、年龄、单位在我本子上一个个记好。因为我什么也不知道。二表妹孩子还小,还在怀里抱。二妹还不停地喊:“表哥,你坐,来一趟不容易,一路辛苦咯!!”

想起一路的行程已经是五天四夜了,吃完中饭,我脑子迷糊、眼皮发粘就沉沉地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五时才醒。吃早餐时,舅妈说:“昨天大妹、二妹、三妹都来看过你了,二妹又买来了烧鸡给你吃!”。

舅舅说:“我怎么也叫不醒你哦!”

舅妈说:“昨天,我说烧鸡先留着明天给表哥吃吧。可二妹说,可别让爸吃了!你舅舅当场就生气咯!”舅妈说完,将一块烧鸡夹到舅舅碗里。

舅舅说:“夹啥子哦!我说不要就不要嘛!!”

啊哈!!舅舅又亮起了嗓门,果然余气未消。

一会,门开了,又进来一位姑娘,朝我笑笑,我估摸肯定是另一个表妹了,我也朝她笑笑,她叫声:“表哥!!”

舅妈说:“这是老三。”

我说:“哦!原来是给我写过信的三妹哟!!”

三妹二十五岁,高个、短发、苗条,活泼、亲近,随和,也满嘴叫我表哥。看来两位表妹都很漂亮,就剩大妹没有见着,其实她们昨天都已经来过,就是我睡着了。

三妹拿来了我寄给他们的照片。啊!我多年的思念原来已经悄悄地汇集在这里了。

三妹说:“我们三姐妹小时候就听老爸说浙江还有你们的一位表哥,我们也很想念你们一家哦,今天我们终于见面了。”

我思绪万千,这时却不知怎么说好,只是说:“我从小就渴望着能看到亲人啊!”

中午二妹、三妹叫我一起去“大街上” 吃饭,舅舅还拿来煤气灶头、皮管一起上街了。路上又碰到一位姑娘她们说说笑笑,本地话我怎么也听不明了。

我跟着上楼、进屋,一看,好阔气:一厅二室,沙发、彩电、组合音响、大屏茶色镜子。当时这种陈设已经够不错了。

我问:“不是说去大街上,怎么来到这里了?这是哪里哦?”

表妹说:“这就是大姐家。”

啊!原来“大姐”、“大街”听反了。我又问,哪位是大表妹啊?她们说就在楼下我们说话的那位。哦!真是亲人相见不相识,言语相告不相知哟!!

这时大妹正忙着烧菜,没时间与我唠叨。只见她个儿高挑,丰满、白净、乌黑眸子,大眼睛,身穿红色长衣、亭亭玉立,犹如天仙般的容貌。据舅舅说,大妹最像我母亲了。

我陷入沉思,仿佛见到母亲身姿的娇娆。大妹美丽、沉稳、内向、善良,语言不多,也许母亲也是这般风姿绰约。

这时三位表妹夫、亲朋好友也陆续到来就坐。大妹夫身材高大、方脸,戴一副眼镜,沉稳,略显文静,寡语言少。三妹夫高鼻梁,干练,年轻英俊,做事干脆利落。彼此都首次见面,言辞略显拘谨,却都很热情、周到。

四川的火锅确是够火,辣椒硬是把汤也熬出了深红了,如果旁边再配上白味,就称鸳鸯火锅。这火锅辣得你眼泪、鼻涕整把甩,成包的花椒麻得你舌头直打转。火锅翻滚着红浪,我这边牛肚、香肠、鱼块、藕片。那边泥鳅、豆芽、粉干……,各放一边。夹起菜往火锅里一蘸,不紧不慢,“哧”地一声脆响,烫出个满口留香。我经受不了那个麻与辣,掌握不住香与脆,要么嚼着生的,吃着韧的。哈哈!!大家看我实在不行,重新来个白味。火候还是大家掌握的。

吃了大妹家的团年饭,今晚就与舅舅、舅妈一起过年。傍晚室外鞭炮不断,

一切就绪,舅舅、舅妈坐在沙发里,我与他们相对入坐。一罐鸡汤炖平菇,嫩滑光鲜;一碟香肠腊肉片,麻辣味浓;一碗豆腐干可口清香……。我就觉得身旁还缺个亲人,大年夜,我也不好多问,反正我已经猜到八九十分。

午夜,阳台外鞭炮不断,流星“吱吱——”地在天幕中上窜,时而溅起了红、黄、绿、蓝,夜幕硝烟朦胧、色彩斑斓。继而散落下星星点点。看不清是哪一点是母亲的弧圈!!

我的行程一切都由舅舅安排。接下来几天便上二妹、三妹家探亲,同样是笑语、欢声、举杯、喜庆不断……。每次说起我的母亲,舅舅总是泪流满面,把脸扭向一边,不停地抹着眼泪,话语拌和着哽咽。相聚中欢乐的气氛伴随着丝丝的伤感!

每晚舅舅都打来热水,与我一起烫脚,这习惯我们那边是没有的,晚上入睡前舅舅总在我被窝里放上热水袋,暖和着我的身子,亲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温暖着我的心。也许是舅舅将我当着她姐姐,在补缺他久违的情。舅妈勤劳、善良,非常爱干净,三天两头就要进行一次房间清理,擦桌、拖地、做饭、洗衣忙个不停,可她患有心脏病,有时累得嘴唇发紫、胸闷、憋气才上床休息。

意想不到的是,除了见到娘舅一家外,还又见到一位母亲的妹妹——小姨,这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连我父亲也不知道的。

那天舅舅、舅妈、三个表妹一家与我一起随行,来到小姨家拜年、探亲。

小姨一家子都到门口相迎,今天更是个大团圆,两张桌子都坐得满满的。小姨非常健谈,总是笑嘻嘻的,就是川音太重,许多话听不明。小姨制作豆花香辣可口、别有风味。

姨夫高瘦、精神,朗声笑语,鞍前马后、手脚麻利,忙个不停,说话语速像打机关枪似的。

在这里我又见到了相貌英俊的表弟斌,漂亮的表妹玲,还有在北京服役回家探亲的小表弟昆。他们对我的到来既惊又喜,小辈们在懵懂中不知那儿冒出我这门子亲,却血缘又是那么近。舅舅要我在这玩两天今晚就住小姨家。因为这里是外婆住过的地方。

就这样,这些天,我走过外婆桥,畅游了娘舅河,沐浴着亲情波。

 

待续

 

 

 

(原创)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系列)文章链接: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一)             《四十余年的 寻亲梦》(二)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三 )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四 )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五)             《四十余年的寻亲 梦》(六)  

 

 

  评论这张
 
阅读(95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