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枕黄粱博客——香格里拉庄园

——文字与树根的艺术——

 
 
 

日志

 
 
关于我

集天然之灵气,化腐朽为神奇。博主:教师。中国根艺高级美术师、省农村文化示范户、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根艺首批承传人、网易十大奇博之一,《金华日报》分别报道了博客与根艺。兰溪电视台拍摄了根艺专题片。 本博客文章四百余篇。纪实文学《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催人泪下、《黄泉路上又回头》悲切凄凉。散文杂评嬉笑怒骂,。18万字历史长篇小说《翡翠蝴蝶坠》气势恢宏,故事惊心,情节跌宕,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四)原创  

2006-11-20 20:33:15|  分类: 纪实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四)

 

一枕黄粱

 

艰难的行程

 

 

 

九三年的腊月二十四,也就是母亲去世四十五年后,我决意要去看看外婆和舅舅,看看母亲的居住地。一切准备就绪,我收拾行囊起行。

车站里黑压压的旅客,多是返乡过年的民工,手提肩扛,不堪拥挤。

凌晨一点二十,检票的队伍像似长龙,好几分钟人才能向前挪动一步。好容易出了检票口,冲向月台,只见列车还在喘着粗气,透过车窗灯光望去,每节车厢走道人都竖立着向外张望,像是筷子密密匝匝的。

上车的旅客争先恐后,潮水般的涌向车门,却又回潮般地退了回来。 原来每节车门都紧闭。看这场景,有人爬窗,有人钻道,各显神奇。由于我西行心急,好几个人就扭住车门架,尽量往里挤。

列车到点,汽笛一声长鸣,徐徐驶离车站。可我和另外两个人却还紧紧扭着紧闭的车门随车而行,调度赶紧通知列车暂停,列车正欲甩开膀子狂奔,只得又放慢脚步,缓缓而行,三五个人这才把我们架了下来。列车这次只为我专程接送了几百米。又眼巴巴的把我丢在原地。沪重列车就这样走了。只能望车叹息。下一趟是凌晨两点半的沪昆列车经过这里,如再延误,大年三十还不能与舅舅团聚也说不定。

当沪昆列车进站后,旅客有增无减,因为原先丢下的旅客又重返月台,除了拥挤更是拥挤。这民工潮的汹猛,算是真切领会到了它的余威。

当我再次进站陷入无助时,忽然一人高喊:“有人上车吗?跟我来!”这简直是天降了喜讯,没等我开始犹豫,人群就蜂拥来临。原来这人早在这里蹲点,在月台边发现了商机,他看到列车另一侧有一节车厢没有窗玻璃,于是我们几个人跟他从两节车厢之间钻行,从破窗口爬进。他就将我们往上这么一托,要价每人十元,我给了他二十。这一下我们都得了个双赢。我看他年纪轻轻,怎么就这么精明!

当我一滚进车箱里,就倒在旅客身上原地待命,因为这里没我的立足之地。可他们怎么受得了这般待遇,他们身子猛地一抖,我这才插进这铁箱里,庆幸!庆幸!!

就这样,我只能原地待命,没有一寸移动的路径。凌晨窗外路基白霜茫茫,水面薄冰逞亮,车过湖南又是雪花飘扬。列车没日没夜地狂奔,后来我的任务像是厕所管理员,时刻监视着旅客的排队、开门、关门,眼巴巴看着那些急不可耐的,没等门开便一头往里钻。

人就像顶着个肉团子似的头在车里晃,身子却挤得硬帮帮,就是不能坐、不能行。双脚冻得发麻,痛得钻心。为了圆我母亲的梦,再苦再难也得忍心。

车到衡阳,旁边一位旅客突然起立,翻拿行李。真是喜从天降,我立马坐定,旁边人也羡慕至极、惊讶不已!从昨晚到现在我已17个小时的站立。对不起了,各位!!

为了看到外婆原来是如此的艰辛,我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虽然母亲不在了,如果外婆见到了我,她将是多么的高兴!“要嬉娘舅家,要吃外婆那!”是许多小孩的心愿!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滋味!

列车到了株州稍作休整,掉转车头,往南推进,它将驶入广西境地,辗转贵阳,直插昆明。这样列车就更远离了四川,北辕南撤、背道而行。这又让我的心再次揪紧。这时人群一阵骚动,只听乘务员一路高喊:“让一让咯——向钱看,向钱看哦!!去重庆的快补票!!向钱看,快补票!”乘务员一路走来,一边检票,一边杀猪般的嚎叫。走了许多冤枉路,付些钱不打紧,就是背着个行囊去补票可真不是个滋味!!这时我只好临时疏通邻居关系,使点小恩小惠,让周围人照顾一下我的行李。重要的东西还得随身而行,乘务员一路还是赶猪般地嚎叫。人是总算向前移,可背后又掐住拖不动的行李,几个小时的艰难步移,直挤得人喘不过气,车厢里浑浊的空气时时令人窒息,想去窗口透个气,简直是比登天还不容易。补票的队伍以毫米的速度前移,还要时时立等待命……。

为了沉睡的母亲,我一定要受完这个累!如果母亲还活着,重返川渝,岂不要命!!

    终于农历二十六日晚上十八时十五分,列车驶入贵阳站,下车一看,大雪纷纷,冷得人直打寒颤。站前街开阔非凡,我们又要重新排队签证,雪花不住地往脖子里钻,突目的“贵阳站”三个大字在夜幕中闪烁,四处都是变幻的霓虹灯。签完证一看,乘车车次是明天七点三十五分,车次是562次贵重特慢。我只得先找个旅馆住下,次日再转车北上重庆,去泸州寻找母亲旧时的足迹。一夜不表,且看下文。

第二天来到车站,又见黑压压的旅客一直延伸到广场中心。我一直走到前面,向两位旅客假借个火,递上两支烟,套个近乎,说明些实情,他们一听我不是本地人,衣着也光鲜,示意我排在他们前面。

列车进站,一经检票,放行时秩序便就大乱,人们涌上车门,又挤又钻,越卡、越紧、越乱。小个儿与行李一起往车窗里扔。车厢秩序更乱,爬靠背、接行李,大叫大喊,仔细一看都是些穿着衣衫不整的年轻后生。原来起点站就会这般。

谁知这趟列车是小脚女人,走路特慢,只要有站,都要停个遍,碰见特快,马上“打盹”。

我的心是那么的不安,总想一步跨到亲人身边。贵重沿线,高山险峻、山峦重叠、沟壑蜿蜒。火车穿隧道、过山涧。村寨散落,偶尔看见几个大盖帽的土坯房——四面伸檐,山路崎岖峻险,山民出入极不方便,就是有黄金也卖不出山外。这就是山民贫穷的根源。每次列车一进站,男女老少蜂拥而至,手提甘蔗、红橘、番薯、鸡蛋等山货不停叫卖。最省成本的就是提个茶壶卖开水最赚钱。晚上列车上又冲进来几个青壮年,拿着啤酒、自配“橘子水”、臭牛肉、五香辣椒豆腐干。又在不停地叫唤。母亲老家就在与这里不远的川南,难道母亲老家那里生活也这般?……。

列车整整走了二十个小时才慢慢进入重庆站,我的双脚也站得又累又酸。可也熟识了几个人,多数是四川去广东潮洲的汽车搬运工返乡过年。有人说重庆这段时间较乱,一听外地人的口音,强买强卖的,先卖后敲竹杠的,也有半夜三更,强抢的会随时出现,我听了很是心担。

已是凌晨两点时分,由于列车长时间的颠簸,人已疲惫,车厢里略显安静,但只要我开口说话,齐刷刷的目光都投向我这边,心想,已经要过年,怎么还有外地口音出现?好心人给我介绍了几个泸州周边的乡亲,我最后敲定,跟着一位二十岁的泸县姑娘同行。

重庆一下车旅客又像潮水般涌向出站口,我始终紧跟着这位姑娘前行。也有好心人拉住了这位姑娘,劝她小心,后面有“尾巴”随行。姑娘朝我一笑,要我更快前进。出了车站,姑娘带我来到菜园坝找到了去泸州的汽车,夜幕中看到汽车前面挡风玻璃上“泸州”两字,我心才感到亲切、快慰、安定!!

凌晨三时三十分,火树银花的山城重庆,地势高峻,高楼、平房依山林立,山脚、山间、山顶,层层叠叠、高低错落,好一副立体美景。近处五光十色、灯光通明,远处星星点点、时隐时现,恰似满天的繁星,夜间雾都云蒸霞蔚,犹如天上人间相接的仙景。此时的山城多少小孩沐浴在亲情的环抱中酣睡!!近了!近了!艰难已经过去,再过几个小时我能见到亲人了。我疑视着眼前这立体的人间仙景,思绪却充满着无限的温馨。

五时左右汽车启动,慢慢驶行。东方已呈鱼肚白,天色微明。汽车一路盘旋驶下了山脚,前面又迎来了山顶,远处云雾迷朦、近处高山险峻。四川盆地原来四周地势是这样的不平。

已是中午十一时分我迷迷糊糊骤醒,原来汽车已达终点——泸县小市靠停。旅客纷纷下了车。映人眼帘的是横跨在沱江上的沱江大桥,过桥就是泸州城。放眼望去,泸州城高楼林立,江阳大道宽阔、洁净。此时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这就是多年梦寐以求的母亲的居住地,我仿佛闻到了母亲的气息,我与母亲的踪迹已越来越近!

据父亲说以前沱江这里是靠船渡江的,我依稀看到了母亲,这里曾走过我的母亲身影,提着小行李,父亲挽着母亲的手,在跳板上缓缓而行。

一路上人来车行,看到过往的年轻女子,我又仿佛浮现出母亲,想象母亲也曾在这里慢慢前行。此时我不愿搭车,宁可背着行囊一路观看、想象、体验母亲遥远的生活缩影。  

  待续……

 

 

(原创)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系列)文章链接: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一)             《四十余年的 寻亲梦》(二)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三 )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四 )

《四十余年的寻亲梦》(五)             《四十余年的寻亲 梦》(六)  

 

 

  评论这张
 
阅读(1146)|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